【文史評析】 古代東亞朝貢體系的一體兩面

文/尚智 |2020.10.29
450觀看次
字級

文/尚智

古代中國的周邊國家「為何」與「如何」參與朝貢體系,進而形成長期存在的中華世界秩序?以十九世紀上半的越南為例,由於古代中國在軍事、經濟、文化等各方面巨大力量的存在,以及越南曾經內屬中國一千一百餘年的歷史因素,對越南而言,基於政治利害與國家安全,向中國朝貢有其必要,並作為統治國內的正當性來源。

台灣的文化學者陳光興在〈去帝國:亞洲作為方法〉檢討「中華帝國的階序格局下,漢人的種族歧視」,認為朝貢體系也是一種漢人的種族歧視,而且漢人定義,擁有中華文化是作為文明人的普遍性條件,在此前提之下,周邊民族與國家似乎難以獲得平等看待。從中國視角來看或許如此,但對越南來說,參與朝貢體系不代表真正屈服於中國之下,而是透過在國內的自我解釋,建構對等與尊嚴的政治地位。

其次,越南的周邊地位不是絕對的,相對於中國是周邊國家,但相對於中南半島卻可能成為一個小中心。以相對其「周邊國家」(如:真臘、暹羅、南掌等國)強盛的軍事實力為基礎,透過中華文化的掌握與傳播能力,越南的「周邊國家」向這個小中心朝貢。因此,中國的「周邊國家」與中南半島的「小中心」,正是越南在古代東亞朝貢體系的一體兩面,只有同時掌握這兩種面貌,才能理解越南參與朝貢體系的深層動機。

進一步來說,在十九世紀前半,法國殖民力量尚未大舉入侵之時,尊崇中華文化的阮朝帝王(如:明命帝)並不認為滿族建立的清朝在文化上更為優越,而越南自稱「大南」,便隱含與「北朝」相匹敵之意。越南不只參與朝貢體系,並以此發展出自我意識與民族認同。

白永瑞在〈東亞地域秩序:超越帝國,走向東亞共同體〉(收錄於思想編委會編《思想3:天下、東亞、台灣》,台北:聯經出版,2006)便認為這種小中心自我認同的體系化,形成日後民族認同的原動力,對這些古代周邊國家朝向近代國家的發展,有其重要作用。易言之,朝貢體系的瓦解,不只有近代西方列強向東亞衝擊的外部因素,尚有周邊國家/小中心自我發展的內部因素。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