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之至】 李欽賢百年舊驛在地色彩

文/黃長春 |2019.12.10
1320觀看次
字級
李欽賢二○○八年作品〈台南火車站〉。 圖/李欽賢提供
李欽賢2007年作品〈台中火車站〉。 圖/李欽賢提供

文/黃長春

「在研究日治時期的台灣美術史時,我會以當時畫家的觀察之眼以及行腳之處,來認識近代台灣的時代面容。」李欽賢這麼說。他以台灣西畫啟蒙者石川欽一郎為例,告訴我們,日本殖民後沒多久,這位初到台灣的日本水彩畫家,其心境如何轉變,又以什麼樣的視野來發現台灣之美。

水彩畫的樂園

李欽賢指出,石川一九○七年秋季來台灣之前,曾至中國,參加八國聯軍之役。之後,又因著日俄戰爭來到了滿州,駐紮在哪兒當翻譯官,畫下了東北的自然與人文風光,一直到戰爭結束才回到日本。回到日本以後,石川的水彩畫入選第一屆文展。他原以為自此就能離開軍隊而回到畫壇,卻又接到台灣總督府的徵召,要他以翻譯官的身分來到台灣。

「石川欽一郎生長於北國,曾到過天寒地凍的東北之地,接到命令要來台灣之時,擔憂地表示,他才去過最北的地方,現又要去最熱的地方。可見當時他對台灣的印象是蠻荒與化外之境。因此一開始,他並不見得喜歡來台灣。」李欽賢說。

石川剛至台灣時,畫下許多優美的農村景致,如綠林中點綴著紅磚厝、茅草屋,以及水牛於田野中散步的情景。李欽賢說:「當時日本已開始近代化,石川雖也畫都會風景,但數量不多,或許是為印製明信片而畫。台灣的田園景色、鮮明對比之色彩,還有潮溼的空氣,都讓石川感到似乎在這裡找到水彩畫的樂園了。」

研究台灣美術史多年之後,李欽賢感到時代的氛圍與個人氣質,都會影響到繪畫創作的風格。例如,擅畫寫實風格的李石樵,因應一九六○年代的變化,嘗試變形與立體派的創作。但此時的李梅樹卻愈畫愈寫實,任教於文大與藝專的他,在抽象畫風行的年代中,卻從未干涉學生的創作,只專注於自己的繪畫。「李梅樹的畫作帶有台灣人追求幸福的現世感,那是一個時代的印記。」李欽賢說。

看清太陽真面目

「一九八○年代,我開始尋找日本美術史的原文書來閱讀,日本近代美術含融傳統的西化過程令我激賞,尤以梅原龍三郎在和紙上,渲染油彩的明亮風格很吸引我。不僅如此,他也將深厚的文化意涵內化於畫中。」李欽賢說。

當時的李欽賢,在桃園鄉下的一所國中教書,經由朋友的介紹,認識了瑞芳的前輩畫家蔣瑞坑,經他的推薦也開始到九份寫生。他說:「我喜歡九份當時寂靜純樸的原味,尤其遠眺她屋脊層疊的山容,令人心曠神怡。淡水與基隆亦是我常寫生的景點,有山有水的靈秀之氣,也帶給我許多的遐想。」

但漸漸地,李欽賢不再畫渲染矇矓的水彩畫,而是朝色彩濃郁之油彩發展,或許是因自小壓抑於心中的反體制思維,隨著七○年代鄉土文學的催化,至八○年代解嚴而爆發了。「索性地,我把觀音山畫成黑色的,把海畫成紅色,大膽強烈地表達,生長在南國台灣的我不怕強烈的陽光,我要擦亮我的眼睛,來看清太陽的真面目。」

對溫良內斂的李欽賢而言,強烈陽光所帶來的鮮豔色彩,是一種心境上的追求自由,與在地情感的熱情表現!

百年舊驛的情感

李欽賢是一位擅於繪畫的歷史研究者。〈台南火車站〉一畫,猶如一頁濃縮的台南文化史,讓人在諸多的精采元素與巧妙布局中,穿越時空,神遊荷蘭、鄭氏王朝、清、日本至現代的人文、地景變遷。一九三六年起用的第二代火車站,像是佇立於蔚藍的天空之下,又好似置身於湛藍的台灣海峽之中,既感性又神祕。

畫作上方是臨摹自十七世紀荷蘭人所繪的台灣古地圖,之中又有安平熱蘭遮城的精心描繪,意謂著台南安平是台灣歷史、文化與經濟的起始點。右方則繪有一九○○年落成的第一代木構造建築的台南火車站。下方由右至左的古蹟為:台南消防隊、台南郵局、台南州廳、台南地方法院,台南氣象台。對李欽賢而言,火車站所承載的,不僅止於人與貨物的流通廣布而已,還包括一個地方的歷史與文化記憶。

對李欽賢個人而言,火車站還是他避開塵囂,安靜寫作的地點。他說:「二十多年前,為撰寫《氣質.獨造──郭柏川》,我每逢周六搭宜蘭線至石城站,十點十五分去,一個小時到,這一站沒有站務員,也沒人下車。坐在月台可看到海。我就坐在那兒,一人靜靜享受海風,寫文章,不被人打擾。當時沒有椅子,我是坐在輪胎上寫的,寫到一個段落,吃完便當休息後,十二點會有一班火車回頭,我便搭上這班車回家,那時沒有電車,是柴油車。」

不論在集體的文化上或個人的情感上,百年舊驛所乘載的是一個時代的珍貴記憶。台灣自清朝劉銘傳時代就有鐵道建設,但路線僅從基隆站至新竹站而已。直至日治時代,一九○八年,從基隆至高雄的縱貫鐵路開通,為台灣的經濟、社會與文化,都帶來空前的發展與改變。

李欽賢指出,彰化——昔日的鐵道之町,設有鐵道醫院與倉庫,相關從業人員很多。縱貫鐵路本可從台中直接通到二水,因為地形平坦,無山脈阻撓,路線之所以會繞到彰化,是因她與鹿港距離很近。鹿港自古以來就是貿易港,就經濟上而言,彰化具有貿易轉運站之功能,為當時的經濟重鎮。

日本人於一八九九年規畫縱貫鐵路時,雖然基隆港未完成現代化建設,就已經預想在富庶的魚米之鄉──彰化,設置鐵道之後,定會客貨源充足,因此鐵道路線便轉個彎,來到了彰化。

當時,日本有意讓台中取代前朝中部第一大城彰化,所以台中站舍驛建蓋宏偉,即使過了百年,於二○一六年退役,但這座古蹟仍然吸引無數的鐵道迷前來朝聖觀光,當然也包括李欽賢,他筆下的台中驛,依然神彩奕奕,充滿南國濃烈的在地色彩……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