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心如雪

文/蕭蕭 |2020.07.01
560觀看次
字級
一、村姑紅玉 想像裡,香草巷就在右手或左手的山徑,曲曲折折,早晚要經過一灣水塘,可能有幾枝不情願離開的河津櫻,很容易就會遇到薄荷、甜菊、羅勒、九層塔,轉彎還有,還有我們熟悉的紫色薰衣草、可以舒緩悲傷的鼠尾草──雖然我們不太容易悲傷。

文/蕭蕭

一、村姑紅玉

想像裡,香草巷就在右手或左手的山徑,曲曲折折,早晚要經過一灣水塘,可能有幾枝不情願離開的河津櫻,很容易就會遇到薄荷、甜菊、羅勒、九層塔,轉彎還有,還有我們熟悉的紫色薰衣草、可以舒緩悲傷的鼠尾草──雖然我們不太容易悲傷。

恍惚中,我想著惠特曼的草葉集應該在這樣的巷弄裡漫步,轉彎時眼睛擦亮的那一瞥,曼妙的身體在曼妙的草木旁,和諧的聲韻在這邊的樹顛、那邊的木杪。

車子停妥,我才注意到這偏仄的巷子不叫香草巷,直直白白就叫香茶巷,一下車,純一的阿薩姆香氣彷彿找到熟悉的氣窗、熟悉的縫隙,一竄就竄入我容易過敏的鼻腔,這也是一種直白嗎?情到深處,類似於此,最記得四、五月間去到武夷山夜裡的街巷,無法排拒的茶香隨意瀰漫,忍不住深深吸一口,彷彿通徹到五臟六腑,及於末梢神經,遊走在大腦邊緣系統的海馬迴。

我們從哪裡來?不會有人問起的,總是從不同的村莊、不同的街道,循著心頭那滋味那記憶而來,外在的面貌不會有殊異,一言說,一出氣,一呼息,就可以感知相同星球的呼喚與聯繫。

將閒雜人等留在一樓,我們上了梯階,準備分紅玉,別紅韻,還闖入一款祖母綠,不是玉石的祖母綠,等著我們去品辨哩!盤子裡排著一式的品茶杯、試茶杯,三款條索狀的紅茶,並排時可以感覺她們顏色上的差異,分開來鑒察又不知誰是誰了,那難度竟如哲學上的索問: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要到哪裡去?

並排的白瓷杯,顏色在赭紅、棗紅間游移,在我們的鼻端、舌尖猶豫。

我們的舌尖會是人生情意的試紙嗎?

望著對面的茶山青綠,白雲自在,我想,答案或許從來就不是單一的。就像「祖母綠」顯豁在眼前的:祖母級依然綠著葉子,老欉的依然有著淡淡的果香,發酵了依然赤忱一樣的紅。

太陽逐漸西斜,沒有因為茶樹鮮葉的芳香物質而停留,也沒有因為茶菁發酵的逐漸深濃而停留。我們存藏這一段記憶吧!準備移動到另一段未可預知的記憶曲徑裡。

眼前還坐著村姑紅玉,一杯哈著熱氣的瓷杯,氤氳的白煙沁入我的心肺,不武非漢,只有絲綢的溫潤輕輕拂過,這時,你,去了哪裡?

二、素心如雪

坐著火車經過三義的林子,回頭不經意的一瞥,一株樹型優美,葉子平常的綠,但滿樹白花──滿滿的一樹都是潔白的花,那是穀雨過後、立夏將臨的時節,即使是最富於想像力的詩人也不會因為那樣潔白的花腦海裡閃現「雪」,我們的詩人席慕蓉真的在她那首最動人心弦的詩〈一棵開花的樹〉裡沒有出現「雪」字。油桐花被稱為「五月雪」,是席慕蓉的詩心與天地間一簇的白剎那相遇,是我讓你遇見的最美麗的時刻的很多年以後才有「五月雪」的說辭。

那一時片刻,席慕蓉不一定知道這種花叫做油桐花,不一定知道在台灣她跟客家人的勤儉、堅毅緊緊繫連在一起,甚至於不一定知道油桐花的花語就叫「情竇初開」,她卻真的寫出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的我,那樣慎重地透視了每一蕊每一蕊,向著陽光似地看穿了我每一蕊每一蕊藏不住的累世的盼望。

那一時片刻,席慕蓉不一定知道這種花叫做油桐花,不一定知道台灣這種油桐花雌雄同株而異花,花瓣綻放五片,雌花都開在樹末最醒目的位置,雄花卻在樹腰以下短暫的耀眼,而後一蕊一蕊的雄花,像是讀過《維摩詰經》,讀過〈觀眾生品〉的天女散花,一蕊一蕊隨意飄下,隨意飄下而成花雨一片,白濛濛的一片花雨。

那一時片刻,多情的蒙古女子看見了你無視地走過,看見了你身後落了一地的──白色花片中心泛著檸檬黃,那渲開的檸檬黃裡有著逐漸加深的殷紅,那逐漸加深的殷紅卻也只停留在白色花片中心,保留住其後一大片裙襬式的白,月色一樣沁涼的白──多情的蒙古女子看見了你無視地走過的,那一大片月色一樣沁涼的白的花瓣,不是花瓣,是我失去血色的凋零的心。

那一時片刻,恍惚間,我是女身的散花的天女,還是油桐樹的雄花?

那一時,我是困於感情且惑於分別,結習未盡而心神不寧的仁者?

那片刻,我戀著最燦亮的自己的美姿,還是喜歡自己為雌花縱身而落的英姿?

那一時片刻,或許我是「聞多素心人,樂與數晨夕」的素心人!

這時,你是當前枝頭綻放的油桐花,還是正在空中飄飛不去選擇落點的五月雪,抑或是剛剛被車輪碾壓為塵土不再是塵歸塵土歸土的油桐花?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