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詞小天地】 蘇軾〈江城子.密州出獵〉

文/惠馨 |2020.03.11
581觀看次
字級
宋詞傳統以婉約為宗,多書寫綺麗香澤之貌,然而今日要介紹的作品,卻能一洗前風,改以豪放曠達的筆調為主,同時帶著些微憂傷。作者蘇軾能在北宋一片偎紅倚翠、淺斟低唱之風中獨開一面,也影響著南宋豪放作品的誕生。圖/River

文/惠馨

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

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

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

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

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

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

宋詞傳統以婉約為宗,多書寫綺麗香澤之貌,然而今日要介紹的作品,卻能一洗前風,改以豪放曠達的筆調為主,同時帶著些微憂傷。作者蘇軾能在北宋一片偎紅倚翠、淺斟低唱之風中獨開一面,也影響著南宋豪放作品的誕生。本闋詞以豪邁著稱,為作者壯年時屢不順於仕途的自我誓言。外任或貶謫的東坡因受宰相王安石排斥,而於詞中以「老狂」自稱,「滿肚子的不合時宜」雖難堪,卻不曾令他退卻,滿腔的灑脫於詞中一覽無遺。

上闋「老夫聊發少年狂,左牽黃,右擎蒼,錦帽貂裘,千騎卷平岡。為報傾城隨太守,親射虎,看孫郎。」以鋪陳的敘事手法呈現作者一展身手的矯健與豪邁。年僅三十八歲的東坡以「老夫」自居,正好對應其落魄宦旅的無奈心聲,然而「狂」字點出自我性格與抱負,落魄老夫卻有發了狂的心境,以自我調侃的筆調詮釋內心鬱結,憂傷與放達的矛盾於首句即朗現無遺。接著用典強調自己並非文弱書生,能夠左牽獵犬、右拉老鷹,著「錦帽貂裘」打獵裝束,能夠一騎千里;更進一步以「孫權」自比,能夠英勇射虎,表達自我「出獵」神態的狂傲之貌。下闋則由場面鋪陳轉入書寫自我胸懷,抒發打獵而後的凌雲壯志,不可一日的強大氣場。

下闋「酒酣胸膽尚開張,鬢微霜,又何妨!持節雲中,何日遣馮唐?會挽雕弓如滿月,西北望,射天狼。」則以強烈抒情的手法,表達自我曠放的情操與酣暢淋漓的氣勢。下片藉由「酒酣」盪開一陣更遠大的胸懷,強調自己雖然年事已高,雙鬢雖斑白,但老驥伏櫪,志在千里,仍然希望朝廷能夠效仿漢文帝派馮唐持符節去雲中赦免魏尚一樣,對自己委以重任,讓自己的豪情能夠得以發揮,赴邊疆抗敵。如果真的能夠有這麼一天,他願意將弓拉的如滿月般(形容盡自己畢生能力),一箭射去,向西北的天狼星狠狠抗敵。這裡的天狼星指的是西夏與寮國,長年侵犯北宋邊疆,東坡以「弓滿如月」為喻,表現自我的胸懷與情操。

人生的無奈與理想往往如天平兩端,左右依違拉扯,正如東坡這闕詞中所飽含的心緒,既壯情卻也悲傷,但悲傷不足以抵銷自我的期待,於是生命就在這左右搖擺中逐漸流逝,亦或逐漸實現。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