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青松好輕鬆
  2020/1/23 | 作者:文╱張春榮 | 點閱次數:105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張春榮

今生,我矢志「松柏長青」、「松鶴延年」,發揮瑞犬旺福的極致,也祝大家像青松,簡簡單單向上長,心思單純,眼神相黏,過得很「輕鬆」,過得很貼心,很溫馨。

剛移進寵物店裡,我最「迷你」。沒有取名,網站上也沒貼我萌照。店裡客人進進出出,眼光都隨老闆指點:「柴犬,可愛」、「黃金獵犬,溫和」、「傑克羅素,活潑」……彷彿我不存在。真的「汪星人比汪星人,氣死人」、「蘇西坡比蘇東坡,差太多」。我閒閒沒事,一天兩餐,等吃等睡等奇緣。

那天下午,衣著樸素中年夫妻推門進來。寒喧幾句,老闆比向我:「雪納瑞,只有這一隻,出生兩個月。」中年妻子提及家中剛往生的「狗寶貝」小寶,眼眶不覺紅了一圈。老闆娘打開門,抱我至不鏽鋼平台。我好奇靠近欄杆,低頭瞧見地上兩隻大胖貓胡搞瞎搞,我搖搖尾巴,真想參一腳。兩隻大胖貓入戲太深,渾然忘我。眼看沒轍,只好伸伸四肢,前後左右跑了起來。中年男子直盯我奔跑「英姿」,緊抿的嘴角慢慢向上揚。老闆見狀:「喜歡就再抱一隻。」中年妻子似乎嫌我太Tiny,中年男子不假思索:「好,就這隻!」雙方成交,我正式有了狗爸、狗媽。

作為家中戶口,首先要有名有姓。狗媽問:「要不要也叫小寶?」狗爸托著我:「會混淆,會想到小寶。」最後,因狗爸剛出一本書叫《南山青松》,就敲定我叫「張青松」。一來青松耿直好看,二來諧音「輕鬆」,愈叫愈輕鬆,充滿喜感。當然有時暱稱「小松」,「小松」、「小松」的呼來喊去。狗爸笑說:「小松有時是『小松鼠』的簡稱。」而狗爸秀我照片,一聽說我「不俗」的名字,親友莫不嘴角變成上弦月。

我是喜氣的福星,以「新生命」的希望,驅散家中殘存的哀傷氣氛;以我熱情的「小舌舔功」,猛舔狗爸,狗媽笑得合不攏嘴:「很投緣,好像前輩子就是親人。」

兩人首先為我張羅住房,騰出空間,擺個遊戲場。注意狗食,剛開始要泡軟。但餵食升級,由原本兩餐改成三餐,我砸巴嘴,立馬一掃精光。狗媽直呼:「很會吃,很能吃。」狗爸頷首:「會吃是福,雪納瑞就是愛吃,就怕不吃。」正值歲末,狗媽擔心「一波波冷氣團直逼」,幫我穿上貼身新衣。只是不到三個月,這貼身新衣變成半截,露出屁股。狗媽不禁咋舌:「旱地拔蔥,長這麼快!」「營養唄!」狗爸也看傻眼。只是乍見我身上衣服的「圖案」──「我爸超帥」,他酷酷的臉笑成十點十分。

我每天盡情吃,盡情玩。即使吃同一種飼料,都是人間美味,吃得有滋有味,意猶未盡。只要用餐時間,他們拿起橘色「慢食盤」,我便興奮異常,又叫又跳。尤其聽到粒粒倒進盤子的嘈嘈切切,如聞天籟之音,樂不可支,前腳便止不住踩踏:「喔!喔喔!」聲聲催促。狗爸狗媽嘟嚷:「好啦!知啦!不要猴急。」等狗盤一放進來,我便二話不說,風捲殘雲。兩人在旁觀賞我「黑皮」神態,狗媽跟狗爸使眼色:「你看!吃得多快樂。」「是啊!真好養。」望著他們的「自以為是」,我內心直吶喊:「什麼跟什麼?餓,最好吃!」而狗媽似乎聽見我「沉默之聲」,晚上都會再倒十多粒讓我當消夜,打牙祭。我真是愈夜愈給力,連作夢都樂得張開嘴,偶爾打打呼。

一旦他們有空放我在遊戲場,我便如脫韁野馬,追趕跑跳碰,片刻不得閒。叼出玩具咬咬,再叼另一個,最好會「叫」的;東咬咬,西咬咬,咬狗爸的毛衣袖口,左拉西扯,讓它變形像「鬍鬚張」;再加上倏間衝跳,跳上堆高的棉被,得意看他們。狗爸目瞪口呆:「裝勁量電池!」狗媽則一再提醒:「不要玩瘋了,小狗要多睡才長得好。」放回籠子,如拿掉電池,我靜如處子。反正我動靜兩相宜。但只要他們陪我玩,我立即動如狡兔,騎到他們頭上,愛舔他們的臉、耳朵,愛咬他們手指、腳指,咬出深淺不一的齒痕。狗爸狗媽皺眉:「會痛吔!」兩人連忙戴起手套。我心裡吶喊:「舔是情,咬是愛,不舔不咬不是毛小孩」、「家人就不要見外,別人叫我舔叫我咬,門都沒有,連窗戶也沒有」、「不是沒大沒小,是放肆的情調,曉得你們愛我」。

每天早上,狗爸起床,循例帶我至浴室上「大小號」,再餵早餐。只是他吃早餐都和我「保持距離,以策安全」。我很好奇,他在吃什麼碗糕?不是一家人,就該「你一口,我一口」分享,何必那麼小氣?等他至書房工作,我便守候在旁。他燈下翻書凝思,伏案振筆。前任「小寶」陪他寫了十多本,我也想不遑多讓。以後新書印成,放我和狗爸狗媽的「全家福」,人旺福旺,超棒啊!狗媽是夜貓子,每天和我來一段「晚安曲」,我乍見立時彈起,熱烈擁抱,讓一天畫下「溫暖」的句點。有時她會摸摸我肚子、背部、下巴,那就爽呆啦!

雖然,我現在聽到電鈴聲不會叫,不像「小寶」叫得驚天動地,連對講機講什麼,都聽不清楚。但長江後浪推前浪,每隻瑞犬都不一樣,等輪到我的「小時代」來了,「青松」崛起,無與倫比。

我擁有最強大的初心,最明亮的眼睛,最純真的熱情。今生有緣相逢,有分相聚,有名分在一起,我便要「毛起來」愛上你們。肉麻無上限,綻放交會時互放的光輝,放閃照瞎,就是「一腔熱血,只獻給最愛的」。

今生,我矢志「松柏長青」、「松鶴延年」,發揮瑞犬旺福的極致,也祝我世上最親的兩個人「百年好合」、「閤家平安」,和汪星人、毛小孩「永浴愛河」。大家像青松,簡簡單單向上長,心思單純,眼神相黏,過得很「輕鬆」,過得很貼心,很溫馨。茲值小除夕,狗爸撰嵌全家名字的對聯:

藹暖春陽青山茂

珠珍榮筆松鶴長

用來紀念,也用來祈福,讓我很開心,開開心心,過我第一個年。如今,我開始和狗爸、狗媽,走出戶外。由錦安公園、永康公園至大安森林公園,再至中正紀念堂,沿著綠地,迎著陽光,迎著涼風,我蹦來跳去,真的好舒坦,好快活,好輕鬆!
  相關新聞
喝珍珠奶茶的方式  
【詩】 狗尾草  
【阿三在美】 口罩聚會  
【人生行路】 扎尕那的歲月  
【3-4月主題 徵文-- 禮物】  
【當音樂響起】 《1917》的電影配樂  
【佛光菜根譚】平常心  
【詩】 隱  
父親的拉力歐  
【分享時刻】 多點時間閱讀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