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油工程師】 王啟民

文/記者閆睿 |2020.07.05
468觀看次
字級
王啟民獲頒楷模榮譽。圖/新華社
年輕時的王啟民埋頭苦幹。圖/新華社
大慶油田1205鑽井隊的鑽井井架。圖/新華社

文/記者閆睿

位於黑龍江省大慶市的大慶油田,是中國第一大油田,世界十大油田之一,年產量4000萬至5000萬噸。1970年代,23歲的王啟民北上來到大慶油田,一做就是整整60年,他說,要有鐵人的「拚」,十年磨一劍的「傻」,向各種人物、事物學習的「智」,才有辦法堅持下去。

眼前的王啟民,就像個鄰家老人。由於長期野外作業,他早年患上類風溼僵直性脊椎炎,有些駝背。但一談起攻克的那些石油開採難題,便神采飛揚。

一九六○年,還在北京石油學院讀書的王啟民,來到剛開發的大慶油田實習。「當時,幾萬會戰職工住地窨子、啃窩窩頭,人拉肩扛、爬冰臥雪也要為國家找油。」他被這種場景震撼到,畢業後毅然重返大慶。

當時,外國專家的一席話深深刺痛了他的心。「他們說,中國人根本開發不了這樣複雜的大油田。」王啟民回憶。

「可這個油田是國家之寶啊!」王啟民說,鐵人王進喜說了,沒有條件,創造條件也要上。王啟民等幾個年輕人寫了一副對聯——「莫看毛頭小夥子,敢笑天下第一流」。橫批「闖將在此」。「闖中有馬,我們把『馬』字寫得大大的,突破了『門』框。」王啟民說,我們一定要闖出天下一流的開發路子來。

挑戰迎面而來。早期,由於缺少經驗,大慶油田只能套用外國「溫和注水,均衡開採」方法開發,結果造成油井含水上升快,原油採收率一度不到百分之五。長此以往,會對油田帶來極大破壞。

「大慶油田地下構造千差萬別,有富油層,也有薄差油層,怎麼能以同一個水平開發呢?」王啟民質疑。通過不斷試驗,他提出「非均勻」注採理論,使日產百噸以上的高產井成批湧現,為大慶油田原油上產提供了重要保證。

一九七○年代,一面是國家急需更多的原油,一面是隨著開採程度加大,油井平均含水明顯上升,油田開發又一次面臨嚴峻考驗。

王啟民和試驗組一行在油田中區西部開闢試驗區。「有的井含水量上升,得趕快想辦法。當父親的幹啥,就是給孩子治病啊。」他把油井當作自己的孩子。

和無言的地層溝通

吃、住、辦公幾乎都在現場,王啟民和團隊堅持了十年。三千多個日夜,他們白天跑井,晚上做分析,和無言的地層「溝通」,終於繪製出了大慶油田第一張高含水期地下油水飽和度圖,揭示了油田各個含水期的基本規律,發展形成了「六分四清」分層開採調整控制技術。一九七六年,大慶油田年產原油攀上五千萬噸。

為接續高產穩產,王啟民又把目光瞄向了表外儲層,這是被海內外學界認定為「廢棄物」的油層。「這些油層雖然薄、差,但層數很多,儲量豐富。」王啟民認為,既然禁區是人設定的,就能打破它。

在質疑聲中,一次次失敗、一次次糾錯、一次次再來……王啟民帶隊對一千五百多口井逐一分析,對四個試驗區四十五口井進行試油試採,終於找到了開發表外儲層的「金鑰匙」。這項技術使得大慶油田新增地質儲量七億多噸、可採儲量二億噸。

「既然選擇了這條路,吃苦就是最基本的準備。寧可把心血熬乾,也要讓油田穩產再高產。」這是「新鐵人」的宣言。

一九九○年代中期,大慶油田主力油層含水超過百分之九十。王啟民坐不住了,帶隊開展「穩油控水」技術攻關,使三年含水上升不超過百分之一。到二○○二年,大慶油田實現了連續二十七年五千萬噸以上的高產穩產。

一生只做一件事

如今,八十三歲的王啟民還堅持每天來到辦公室。「退而不休」的他又開展起新能源技術研究。「我雖然崗位退了,但有責任為年輕科研人員成長當好人梯。」王啟民說。

對於經手的技術報告,他關注到小小的標點符號,總是習慣用鉛筆在報告上標註。「這是平等探討。」王啟民表示,如果有不同看法,可以隨時改過來。

「要有鐵人的『拚』,十年磨一劍的『傻』,向各種人物、事物學習的『智』。」這是王啟民自創、秉持的新「三字經」。

從二十三歲北上來到大慶油田,王啟民奮戰在這片熱土,整整六十年。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