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嬤也有小時候】大象走了 ──馬戲團(下)

文/陳菽蓁 |2019.10.15
749觀看次
字級

文/陳菽蓁

媽媽當然沒空天天出門,我理所當然地成了送衣服去馬戲團的黑貓快遞──帶著洗淨的衣服進去、再把要洗的衣服帶回家。所以囉!我就光明正大地天天進出馬戲團了。

送衣服是從後門進去的,跟前台的喧鬧華麗相較之下,後台顯得寂寞冷清多了,可是我喜歡這種感覺,把衣服交給後院的伯伯後,我就跑去看大象了。

後台很冷清、空間很大,地上鋪著許多長長的木板條,跑起來嘎吱嘎吱的響,旁邊都是一個又一個的籠子,偌大的後台大部分只有孤單的大象在。牠的窩只用幾根大木條圍成,大象就站在柵欄裡面。牠老是心事重重地低著頭,身上沒有了那些漂亮炫目的裝飾,大象看起來特別無精打采,起初我只敢側著身子走過木板,遠遠的斜眼看著牠,近距離看牠粗糙的皮膚和龐大的身軀其實讓我害怕,尤其是後台常常只有我和牠,那氣氛有些令人心慌。

好多天了,我們就這樣遙遙相望著。不知道怎麼開始的,總之是牠先對我伸出長長的鼻子的,但是我不敢過去,只是默默看著牠百般無聊地顧自捲著鼻子,心裡有歉意有同情還有幾分驚喜。雖然我還是逃開了──但是,心裡已經決定我們是朋友了。

後來,只要我進去其實應該叫後院的後台靠近我的大朋友時,大象就會對我伸出牠的長鼻子,我終於看到牠的大眼睛了──那無辜善良的、認命的、有點悲傷的、很多年過去還是無法忘懷的眼神。我天天去送衣服、天天去看表演,到前台之前,會先去看看我的大象朋友,看牠自顧自的把鼻子捲上去又放下來、放下來又捲上去。我們似乎越來越熟悉了。可是我還是害怕、不敢去碰觸牠。

整個秋天過去了!我跟大象都在後台面面相望,牠捲玩著長鼻子、我無聲地欣賞──那是一種溫馨而快樂的互動!

一直到馬戲團結束離開了,我都沒有去摸摸大象的鼻子。許多許多年過去了!我還是常常回想著當時的情景,心裡有些憂傷:牠是我的好朋友,我居然不肯接近牠不敢撫摸牠,不知道牠會不會怨我?離開公園的時候,牠有沒有想念我?

當公園裡的黃葉在深秋的風中滿天飛舞,最後一片黃葉落在馬戲團的圓圓高高的帳篷頂上,又緩緩翻飛在我腳下時,馬戲團的卸除工程也進行到最後階段──馬戲團要走了,我的親人機車特技日本人和我的大象好友也要離開我了!

沒有人知道,我的心被濃重的哀傷包覆著,我陷入莫名的情緒中,不懂、也無法排除。直到長大後我才知道那叫「離愁」。

好久,我都沒有再去公園了!

冬天過後的某個春天下午,我又經過公園,公園裡一片寂靜,馬戲團當然不在了!彩色氣球、音樂、和那股濃烈的歡樂味道彷彿從來沒有存在過,天空又恢復了原來的顏色,草地又長出新的綠毯,赤腳踩在草地上,想像著這裡是看台位置──我正仰著頭看著在半空中飛盪的空中飛人,還有在地球裡頭轟隆轟隆騎車飛旋的日本人,和他們表演時如雷的掌聲和驚呼聲。我也在腦中搜尋那鋪著木板的後台位置──是我曾經來回走動、與許多動物會面以及和我的大象朋友初相見的地方。

大象走了!我的童年,應該就在那個冬天遠去的──在那個我所熟悉的、戀慕著的馬戲團憑空消失的蕭瑟初冬……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台灣一週天氣預報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聯絡我們 隱私權條款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