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我修】在離家與回家之間

文/陳彥宏 |2020.01.15
1175觀看次
字級

文/陳彥宏

現今這個社會,有很多夫妻因為工作關係,有一方,甚至二方都沒有和孩子生活在一起,也沒有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也就這樣,過去所稱的「家庭」這個共同生活的單位,就變得不再是「共同」的,而是必須分隔二地、三地、四地或更多地了。這個「多地成家」的議題比「多元成家」更早存在,可能是從有人類就有了吧?

我也是這類型的成員之一。我有在澳洲的家、台中的家、獨居在高雄工作的家,還有常常出差跑來跑去住在飯店的家,每每夜深人靜,思家心起,就會覺得是該回家了,於是就收拾行囊準備回家。等到在那個家待了一會兒,就又想是該回家了,於是就又收拾行囊準備回家。

就在這離家就是回家,回家就是離家中,我往往無法說服自己哪裡是我的家,我也往往無法告訴自己哪裡不是我的家。

大師在《星雲日記》「處處無家處處家」中說:「『住』即生活之意。有人住在人我是非裡,有人住在榮華富貴裡,有人住在名聞利養裡,有人住在眷屬情愛裡。實『應無所住,而生其心』,因為有所住即為非住也。因為人有了家,心中有了事,有所住就有所不住,有所住就不自由。出了家,無所住而無所不住,實乃『處處無家處處家』。」

大師說,出了家可以「無所住而無所不住」、「處處無家處處家」這個層次,對我這輩子來說實在太難了!我沒出家,而且感覺是不得不必須墮於人我是非家、榮華富貴家、名聞利養家、眷屬情愛家裡,流轉「千萬億劫,求出無期」!

〈讚僧詩〉中云:「黃金白玉非為貴,唯有袈裟披肩難」,看樣子出家法師是袈裟披肩,我應該是必須很認分的「眾業披肩」吧?

人我是非、榮華富貴、名聞利養、眷屬情愛,似乎也是我們大多人這一世所要面對的,但是,我好像也沒有好好地認真面對與應對,還在這裡寫稿子說東扯西不能安住。想想人家賺大錢的維摩詰居士,遊諸四衢、入治政法、入講論處、入諸學堂、入諸婬舍、入諸酒肆,維摩詰居士還不是過得很自在?

《金剛經》云:「不應住色生心,不應住聲香味觸法生心,應生無所住心。」我想如果是維摩詰居士,他肯定是完全體會了住人我是非,無人我是非心;住榮華富貴,無榮華富貴心;住名聞利養,無名聞利養心;住眷屬情愛,無眷屬情愛心。「住而無住」,應該是這樣吧?

來世間,我在人我是非打滾快六十年了,也看過、經歷過不少的榮華富貴、名聞利養、眷屬情愛,說有住,卻又也不會很有住;說無住,卻也沒那麼無住。不過倒是常常提醒自己要隨著我的偶像維摩詰居士一樣常行精勤,這是我自己覺得還可以偶爾保有一點正思惟的地方。

只不過我最煩惱的,還是:為什麼我在這個家住的時候,老是想到有些事要在那個家才能做!在那個家住的時候,又想到有些事要在另一個家才能做!每次要做事,總是會覺得有些東西、有些因緣條件好像不在這個家?

怎麼這麼不能安住?我是不是像《維摩詰所說經》香積佛品中說的屬於「難化之人,心如猿猴」?這可不好了!佛教的猿猴在《維摩詰所說經》中是要「以若干種法,制御其心乃可調伏。」在《正法念處經》生死品中說這躁擾不停的猿猴是要「常行地獄、餓鬼、畜生生死之地」。

太可怕了!原來我的處境是這麼糟糕、這麼慘?晚上要好好跪香想想!

熱門新聞
訂閱電子報
台北市 天氣預報   more..

《人間福報》是一份多元化的報紙,不單只有報導佛教新聞,乃以推動祥和社會、淨化人心為職志,以關懷人類福祉、追求世界和平為宗旨,堅持新聞的準度與速度、廣度與深度,關懷弱勢族群與公益;強調內容溫馨、健康、益智、環保,不八卦、不加料、不阿諛,希冀藉由優質的內涵,體貼大眾身心靈的需要、關懷地球永續經營、延續宇宙無窮慧命,是一份承擔社會責任的報紙。自許成為「社會的一道光明」的《人間福報》任重而道遠,在秉持創辦人星雲大師「傳播人間善因善緣」的理念之際,更將堅持為社會注入清流,讓福報的發行為人間帶來祥和歡喜,具體實現「人間有福報,福報滿人間」的目標。

App

Copyright © 2020 人間福報 www.merit-times.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