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 做實事與批公文
2019/8/22 | 作者:
  總統大選在朝野兩大黨提名人選出爐後,相對陣營的議題攻防更形火熱,除了對第三勢力、政黨內鬥見縫插針外,還窮盡門路尋找黑、損題材,貶抑對手。以最近的批公文大賽為例,從媒體工作者作球式提問,到總統、院長、市長等鬥嘴式回答,把一個低檔次議題,熱炒近一周;竟皆不察管理大師、從政先賢早已驗證實作政務,比紙上公文重要太多了。

事件源起於電視政論節目中有人說高雄市長韓國瑜上任後沒批公文,都是副市長李四川在批,韓不服氣地回應說每天至少批十件以上公文。於是開始了批文大賽,行政院長蘇貞昌說他批的公文堆起來比一個人高;蔡英文總統說,她不只要看公文,還要看很多報告;桃園市長鄭文燦說,每月批一千件公文,還曝光了桌上成疊待處理的文件。

行政工作常以公文為憑,所謂案牘勞形,就是講繁重的文書工作使人疲憊不堪。唯行政首長陷溺於案牘者未必能抒民困,反而擅長授權、管理者,常能成就非凡事業。

如前外交部長沈昌煥追憶他任次長時的部長葉公超,是位充分信賴部屬,讓人人勇於任事,敢於負責的長官。葉告訴他每天只看五份公文,其他都由常次、政次等分層負責。葉赴美簽訂中美防禦條約後,暫留美國處理事務數日,回國時立法院已審議通過條約案,部長不在亦無滯礙。

如前經濟部長趙耀東在專題演講中說,企業領導人應放手讓部屬發揮,不要事事都管。他任中鋼董事長時,除了負責簽開除員工的公文外,桌上永遠沒有公文。得趙信任的中國生產力中心前總經理石滋宜被稱為管理學大師,他接事之初發現生產力中心所屬部門間互動竟事事行文,致公文量大而力行改革,後來做到每周僅批五件公文。

如前行政院副院長徐立德在自傳中回憶與蔣經國共事的體驗時指出,蔣氏主持行政院會或財經會報,會安靜聆聽各部會意見及討論,再要言不繁作成結論,令出即行,沒有繁瑣冗長的公文往返,十分有效率。即使蘇貞昌本人任台北縣長時,也有類似當時台灣省長宋楚瑜的走動式管理做法,把許多公文、會議委給時任副縣長的林錫耀打理,而從煩人的文山會海中抽身出來,繞行二十九鄉鎮市,發掘民隱,交陪四方。

從管理學理論,到政壇先驗式做法,均證明務實執行是善政之本;埋首公文、案牘勞形,徒俱奉公形式,卻難解人民倒懸之急,無益於民。蔣經國掌政十六年,國民所得從不足五百美元成長至接近六千美元,且貧富差距並未擴大。趙耀東在台灣缺煤無鐵的情況下,開辦中鋼成國際級傑出鋼廠。葉公超掌外交部,在國府戰敗退守台灣的危疑情況下,與日本簽訂中日和約、與美國簽訂中美共同防禦條約,助台灣轉危為安,獲雄才大略評價,他們皆非批公文大賽的領先者。

台灣的民主選舉理應取法乎上,參選各方團隊與媒體提問,宜設定有質感又經得起知識性、先驗式考核的議題,進行交互辨正,供選民觀測何方所提願景與實踐方法能洽合己意。類似批公文大賽這樣的議題,僅是貶損對手得隴望蜀而怠惰本職的弱智推論,通不過學理與史實的檢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