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代人間佛教視域下的佛法再思考與再詮釋 星雲大師《佛法真義》讀後(下)
2019/6/18 | 作者:唐忠毛
  文/唐忠毛(華東師範大學社會發展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

四、倡導勇於「當下承擔」的行動精神

在《佛法真義》中,除了積極、向上的詮釋特點外,大師還著力詮釋、倡導出一種勇於「當下承擔」的行動精神。大師在《佛法真義》之《行佛》開示篇中詮釋說:「過去一般佛教徒都說『我信佛』,若問他『佛是什麼』?他卻說不出來。有些人遇到苦難時,就說『我求佛』、『我拜佛』;有的人平時覺得,自己的有些行為需要規範,所以要『我念佛』、『我學佛』,用以克制自己的妄念、行為。但比起拜佛、求佛、信佛更上一層的,那就是『行佛』。行佛──就是依照佛陀的教法去實踐奉行,在日常的行住坐臥中,任何時候都能自動自發,覺照現前是否清淨,並藉由佛心把自己本具的寶藏開發出來。」(《佛法真義》第二冊,40-41頁)大師不僅詮釋倡導「行佛」,進而還倡導我們要敢於宣稱「我是佛」,要敢於大膽地體認與擔當。

大師在「我是佛」的開示篇中說:「『我是佛』這句話不是傲慢的話,也不是夜郎自大的話,這是佛陀開示的言教。佛陀成道時說『人人都有佛性』,這句話是要我們直下承擔,要肯定自我,要我們相信自己也有成佛的性能……」。我們不僅要「念佛」「拜佛」,更要「行佛」,要有「我是佛」的大膽「作佛」的勇於擔當的精神。這一大膽的詮釋方式,看似超出傳統的認知,但細想起來確與佛陀精神本懷深相契合。

記得有一次在佛光祖庭大覺寺,大師在講解《阿彌陀經》時,也帶領聽眾喊「我是佛」。當時我心裡事實上是很矛盾的:我心裡想,我這個樣子,怎麼可能是佛呢?!因為沒有自信嘛!我身邊的一位教授也有些疑惑,他拉著我的衣服小聲問:「大師這樣的說法對嗎?」可是接著大師又說:既然你都是佛了,那你在家裡還會罵人嗎?既然你都是佛了,那你還會抽菸、喝酒嗎?講到這裡,我恍然明白:其實大師讓我們心裡宣稱「我是佛」,這不僅是將佛作為一種目標與仰望的榜樣,更要將「行佛」作為我們日常生活中行事的實踐指引與自我警策的力量之源。

五、重建現代人的精神信仰

《佛法真義》不僅為我們是提供了一種顛覆傳統佛教認知的啟發,同時它也與時俱進地融入了現代文明的核心價值觀,如人性化原則、公平原則、平等原則、同體共生、寬容的原則等等。能夠將佛法的基本精神與現代文明的核心價值觀結合起來,有當代關懷地詮釋佛教,這也是星雲大師人間佛教的寶貴之處。在《佛法真義》中,大師論及「平等的重要性」、「男女平等」、以及「地球人」、「同體共生」、「人的價值」等等開示,均顯示了大師將佛法思想與現代文明的核心價值觀融合起來的深刻見解。

「人間性」不僅體現為大師對佛陀教化的人間性、佛法關照的人間性的深刻把握,也深刻體現為大師對當代眾生深深的愛護與慈悲,以及對當代眾生困苦與迷惑的敏銳把握。《佛法真義》中的佛法詮釋,不僅是要回歸佛法教化的精神本懷,更要回到現實之中療救眾生的疾苦。因此,《佛法真義》中的每一篇開示都充滿了智慧與慈悲的雙重魅力,既讓人耳目一新,也讓人受用無窮。

我們今天的時代,從人類歷史的長河來看,確實是有其自身的特點:它既有屬於這個時代的幸福,也有面臨這個時代的困苦與迷茫。我們常常說,現代人物質與科技發達,但精神世界則沒有相應的充實與飽滿;與此同時,由於現代人生活的高節奏與激烈競爭,現代人生活的自然節奏被打破,現代人的欲望與自我常常迷失,這就導致了一系列的心理與精神的疾苦。因此,現代人需要生活的智慧。智慧的獲得一方面可以從現代的知識中獲取,但來自傳統智慧的傳承也是必須的。

但事實上,今天我們回溯傳統尋求智慧的渠道在當代並不暢通。過去,這些智慧的傳承都是通過代際「交往經驗」來獲得,或者師徒相傳,但現在這些傳播方式常常被隔斷,我們面對的是海量的垃圾信息、被動地接受海量的互聯網垃圾信息。在此背景下,我更加覺得現代人從佛教智慧中汲取營養,對治現代人精神的重要性。佛教作為中國傳統文化的一部分,作為中國傳統智慧的重要來源,其在一定程度上能夠有助於現代人自我欲望的警醒,以及重建現代人的精神信仰、樹立正確的身心健康觀、對治現代人「擁占式」的自我觀念──也是哲學上所說的對於建構人與世界、人與人、人與自我的和諧關系,可以發揮重要的作用。

佛教在不同時代的詮釋基本上都會打上那個時代的烙印與語境,都要契合那個時代眾生的問題與疾苦,因此我們需要尋求具有權威性的時代性詮釋。星雲大師的《佛法真義》就是一個重要的詮釋文本,大師的詮釋,對於眾生與信眾重新生起對佛法的正確理解與信仰的信心非常重要,因為它不僅消除了人們長期以來對佛教某些根深蒂固的偏見與謬見,也能夠引導人們將佛法融入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之中。

結語

星雲大師《佛法真義》對佛法的當代詮釋,可以說代表了當代佛教理解的一個新高度,是令人耳目一新的糾偏力作,它在一定意義上具有權威的價值,是現代人理解佛法的一個可靠的文本來源。從《佛法真義》的言說方式來看,大師發揚了一以貫之的刪繁就簡、深入淺出的語言風格。大師對佛法的詮釋都是簡潔明了、通俗易懂,因此非常適合廣泛的閱讀,既可以放在床頭案邊,也可以放在圖書館、賓館等一些公共閱讀場所。

佛教經典「三藏十二部」,浩如煙海,但今天真正能進入一般民眾日常閱讀視野,並激發民眾閱讀興趣的還真不多。我們出國往往都會在賓館宿舍裡看到提供閱讀的《聖經》與其他宗教讀本,但卻沒有佛教讀本,我覺得三卷本的《佛法真義》就適合這樣的公共閱讀方式。從《佛法真義》的詮釋內容、理解方式、言說方式等方面來看,《佛法真義》一定能夠深入一般大眾的信仰生活,成為廣大信眾日常生活的重要智慧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