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音737MAX機隊 全面停飛
2019/3/15 | 作者:
  【本報綜合外電報導】美國總統川普十三日宣布,國內航空公司及其他航空業者停止在美國領空使用波音737MAX飛機。他說:「美國民眾與所有人的安全是我們最關切的問題。」波音公司也在同日支持停飛整個737MAX全球機隊。包括獅航、衣航,這型通道飛機在五個月內兩度墜毀,導致過去幾天全球監管機構紛紛宣布停飛。

在此之前,加拿大已宣布停飛波音737 MAX 8和Max 9客機,並禁止該型飛機進入其領空。加拿大三家航空公司擁有四十一架737 MAX 8,數量是全球第三。加拿大交通部長賈諾表示,加國收到最新資料並進行分析,再加上飛安專家建議,決定停飛該型飛機。

在川普下令波音公司737MAX機隊停飛與波音支持全球同型機隊停飛後,美國境內立即湧現取消航班與旅客重訂機位潮,各航空公司也因臨時調派其他飛機支援而忙成一團。

停飛令將影響美國西南航空、美國航空及聯合大陸航空等公司。其中西南航空是737MAX最大的營運商。川普並表示,將允許航空公司飛完已經起飛的航班。

《紐約時報》報導,在衣索比亞航空波音737 Max 8客機墜機意外後,中國大陸搶先全球宣布此型飛機停飛,現在FAA也宣布停飛,證明大陸多年來在改善飛安上的諸多努力奏效,也顯示他們願意堅守自己的飛安主張。

紐時說,中國大陸民航局此次作為,與一個世代前大大不同。過去中國航管單位一向跟隨美國FAA的領導,如今根據多項產業統計,中國的航空公司已躋身全球最安全航空公司之列。

航空公司

最大苦主

兩架波音737 MAX客機五個月內先後墜毀,令波音股價跌跌不休,但真正的苦主其實不是波音,而是航空公司。

歷史經驗顯示,飛機製造商較有能力從這樣的挫敗中反彈,但對於現金捉襟見肘的航空公司而言,可能就沒這麼幸運。

《華爾街日報》報導,自上周末以來,只要機隊中有737 MAX的航空公司,股價大致同步走跌。最大的苦主是挪威航空及冰島航空,股價分別掉了百分之十、百分之十七。

挪威航空十三日表示,為因應737 MAX停飛,正重新分配客機、整合航班、將旅客安排到其他班機,並沒有租用更多客機。伯恩斯坦研究(Bernstein Research)分析師團隊預估,挪威航空麾下十八架737 MAX每停飛一天,公司將損失約八十萬美元。

當然航空公司能向波音要求賠償。挪威航空執行長科约斯表示:「很明顯的,我們不會負擔新飛機停飛的相關成本。」

研究公司Melius分析師柯普蘭(Carter Copeland)表示,波音長期攤提的相關成本約在十億美元,遠較損失的近三十億美元市值還低。

相型之下,利潤較低的航空公司,一旦成本急遽上揚,將陷入困境。因此無論波音最後的受難程度如何,航空公司的損失可能會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