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縱橫古今
  【行走人間】佛朗明哥之舞
  2019/12/12 | 作者:文/翁少非 | 點閱次數:89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翁少非

這一天,格拉納達(Granada)夜幕低垂,我們到赫尼爾河畔的一家酒吧,觀賞佛朗明哥(Flamenco)舞。在這座城市欣賞吉普賽人所表演的,最能領會它的生活底蘊,以及演出者的情感。

格拉納達位於西班牙南部安達盧西亞區,離地中海不遠,曾被北非的摩爾人所占領,一四九二年被女王伊莎貝拉一世和斐迪南擊退收回。之後,要求居民皈依基督教,不願接受洗禮的摩爾人、猶太人、吉普賽人逃往鄉下或山區,在顛沛流離中,逐漸形成了佛朗明哥獨特的藝術。

原本就能歌善舞的吉普賽人,把佛朗明哥的音樂加上舞蹈。演出時,先以拍掌、敲擊、響板等伴奏,吉他絃樂響起節奏,穿蓬鬆褶裙的女郎,隨著節奏跺腳,歌者唱歌表情豐富或淺笑或憂鬱、憤怒,歌聲或高亢或嘶啞、低吟。

在這地窖式的酒吧,圓弧屋頂的洞穴舞台,樂手、歌者、舞者全然投入,激動處就大喊「Olé(好)」聲。這豐厚的節奏、歌聲與舞姿,不禁帶著我駛進吉普賽人的歷史長河,感受他們生存與生活的境遇和處境。想想,為了求生存,不僅是吉普賽人,世界上每個民族的先民,不也都曾遷徙流浪過。

原本,在台灣觀看佛朗明哥的影視節目,只感覺她的浪漫、熱情與華麗,這次在格拉納達親身感受,不只深入體會這種藝術的潛質,也讓自己與這座城市、吉普賽人的情感相連結。
  相關新聞
【族群議題】 吳沙開墾 蘭陽平原(上)  
【我的青春我的歌】 至高無上是飛行  
【禪門語彙】白馬入蘆花  
【百花爭妍】 花與客  
【劉再興、陳偉毅雙聯展】和煦.太極  
【行走人間】 竹山鎮小黃山  
【遨遊藝事】 京都知恩院除夕之鐘  
【豐子愷.護生畫集】運糧  
【歡樂新年】南北宋年假大不同  
【風尚力】Joey Ramone喬伊雷蒙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