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朗讀生活】 錢最值錢?
  2019/12/11 | 作者:文/高愛倫 | 點閱次數:67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高愛倫

數日前,好朋友來電,輾轉推薦一個商務case,擬交百多萬預算給我分配可曝光之平台,我不經思索就婉謝了。

金錢,很迷人,但很多錢,不僅不能進口袋,連經手都要看看自己的能耐。

牽扯到錢的事,不必害羞,說清楚了,就是一種坦蕩。對於朋友給我機會賺錢的事,我只能說謝謝,而且心中瞬間就跳出戒律:「我連跟小同事打聽個電話號碼都嫌麻煩人家,現在就算捧著謝款去請別人有償幫忙,還是覺得難以自在!」

金錢是奧妙的。要、拿、給、送,無一不是含著重要人生哲理於其中。

人能不能左右錢,是一種挑戰。往往是人格上的挑戰。

錢能不能左右人,是一種考驗。也往往是人格上的考驗。

你值幾個錢?這聽起來像是罵人的話。但是,真的,我們是可以看看自己究竟值幾個錢?

有錢能使鬼推磨,很真實的事例卻是不能說的祕密。

美女醜男配還不是看上人家的錢──用一種成見來羞辱他人的感情。

世紀婚禮總是在細述身家首飾宴席費──好像婚姻的前主題是在為一顆鑽石跟財產數字開party。

父母不在,兄弟姊妹打遺產官司──金錢把血緣關係標註上微不足道四個字。

正反的金錢話題,常是社會新聞的主角,錢,就是天生的巨星。

面對金錢,人有兩總情緒,一是不好意思談,一是談得很難看。

對金錢,我不亢不卑。

在職場上時,相信很多人都遭遇過,因為薪水、因為獎金、因為福利種種條件的不符合期待,造成各走陽關道;當事人往往會說:「我在乎的不是錢,也不是錢的問題,是……」

類似這些問題,只要朋友跟我傾訴,我都直言「你的不舒服就是錢的問題」,容我告訴你:每一個金錢數字都具有多重意義,如果數字在你的標準之下,其他的意義相對就是絕不可退讓或不可妥協的。

錢,當然不只是鈔票而已,從廣義的角度來看,錢是鑑定儀,透過錢,可見識人事物的真偽。

有一個多才朋友,幫另一個朋友寫了一個完美企畫案,執行之後,我恭喜擬案人時,他不但沒有絲毫喜悅,而且顯得相當灰心,覺得對方實在過分。

我問:「稿費沒付清?」

他答:「不知算不算付清。」

「當初怎麼談的?沒有談定數字嗎?」

他說:「他問我怎麼計費,我說『隨便給』。我哪想到他真的給得『這麼隨便』。我氣得不好意思讓人家知道這個價碼,相信他也不會好意思讓別人知道他出手的數字。」

「恕我直言。」我說:「你的生氣是多餘的,因為『隨便給』是你自己的承諾;還有,以後不要這麼『隨便』,既然自己心裡有在意的行情標準,接工作的時候,用不著閃躲酬勞的明確要求,談錢,談酬勞,談利潤分配,不是俗氣的事,是很務實又很誠實的事。」

後來,這兩個朋友,還是失去了彼此的友誼。

我經歷過一個金錢籌碼發揮功能的事例,那讓我頓時明白很多事情。

我曾經加盟過一個有幾位合夥人的唱片公司,其中一個老師思維浪漫、性格溫和、作品豐富、業界有地位,在所有會議或活動裡,他不僅受同仁推崇與喜愛,而且個個視他為恩師。

那時大陸開放不久,公司的歌手陸續安排到大陸去參加商演,其中有一個歌手,怎麼安排都有理由拒絕,德高望重的老師更是一周五次一次三小時的跟他談來談去,始終未能得到同意,最後商演時間已近,另一位老師說:「讓我來跟他談談吧!」

五分鐘後,老師從小會議室出來,說:「ok,搞定了!」

怎麼搞定的?簡單,兩個字──加碼。

完全不需要恩師那套動之以情的細細聊慢慢談,唱酬加碼才是一言為定的關鍵,這是我第一次懂得:一個成功的談判在於你看懂又主動給足對方想要的東西,金錢只是其中一項籌碼。

以後我帶軍編輯部小夥伴,當討論合作案與結盟案時,我總是先提醒他們:談合作案,不要總是想著自己的利益,你得先想想你能給對方什麼?給的又是不是對方想要的?

我也遇過,合作完畢之後,承諾變成泡沫,甚至連說明解釋都省了,但是這些事並沒往我心裡去,對我而言,單單就認清一個人這件事,也是該有時間成本、經濟成本、財務風險的。誰敢說自己在別人眼中,就是從來沒有摺痕的光滑紙張呢?有些信用呆帳,就由他去吧。

最近我為一個品牌代言空氣清淨機,其中我說了一句「我不是豪門,我的健康更重要」,很多朋友問我這句話的意思,我申論說明:「不是有錢人更要看重健康,因為花不花得起看病錢,決定了我們的命值不值錢。」於是藉著代言之便,憂心空氣汙染嚴重的同學朋友委託我代購極大優惠的清淨機,我代言的初衷,就是要讓我關心的人都能得到高品質中價位的家庭健康輔具,所以當我呼籲朋友要正視空汙並添置防範設備時,我敢為自己的環保呼籲自在背書,這和不亢不卑的金錢觀念同一邏輯。

錢,是有著千面風姿的信物。因為錢,才會有各種替代物的出現,這些替代物代替金錢發言,金錢又代替持有者發言。

我希望,我在愛人心中是最值錢的,我的愛人也是我心中最值錢的,當彼此在天秤上遇到金錢法碼衡量時,我們生命的重量是俱足的。

我們往往形容:什麼最值錢?錢是物,也是一種度量稱謂,用來比擬價值,但是因為對手不同,有時錢很值錢,有時錢也很不值錢。
  相關新聞
我家的年終大事紀  
【日常速寫】 截稿期限  
【詩】 郵寄放不下  
【1-2月主題 徵文-- 給自己】與花草約會  
【1-2月主題 徵文-- 給自己】  
即使凋零,尊嚴不死  
【詩】 關於夢的成像  
【小品人間】 更愛自己  
【 1-2月主題徵文--給自己】 拉筋.拉心  
【在美阿三】 鄰家小兒很聰明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