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縱橫古今
  【文化省思】 作詩狂魔
  2019/12/11 | 作者:文/曹珊 | 點閱次數:5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曹珊

吳承恩實在太喜歡作詩了,說他是個「作詩狂魔」,一點也不為過。你瞧,從《西遊記》的第一回到第一百回,吳承恩不知作了多少詩。如果說《紅樓夢》是字數不夠,吃飯來湊的話;那麼《西遊記》則是字數不夠,作詩來湊。我們不免好奇,吳承恩怎麼那麼喜歡吟詩作對?

原來,明朝科舉要考帖詩,既然作詩是考試必考科目,文人平時自然要多加練習以致成為一種寫作習慣。還有一點就是,明朝初年有一部小說叫做《剪燈新話》,為中國十大禁書之一。看官可別小看這部禁書,《剪燈新話》在東亞以及東南亞的影響力不僅不弱於《西遊記》,號召力更勝過《西遊記》。

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中把瞿佑所著的《剪燈新話》歸為「擬古派」:「先有錢塘瞿佑仿了唐人傳奇作《剪燈新話》,文章雖沒有力,而用些豔語來描畫閨情,所以特為時流所喜,仿效者很多,直到被朝廷禁止,這風氣才漸漸的衰歇。」《剪燈新話》模仿唐宋傳奇,一篇文章裡面夾雜著頗多的詩詞,這樣的復古寫作風格,自然要影響到明朝小說創作格局。

因此,吳承恩那麼喜歡在書中作詩,一是由於科舉習慣;二是由《剪燈新話》所帶起的「擬古派」寫作潮流。

明末思想家顧炎武反對文壇作詩風氣,他在《日知錄》中說:「古代君臣相見,不必人人都要作詩。人各有所能有所不能,不會作詩又沒有什麼害處。」表面上看,顧炎武反對他人寫詩,其實是他反對科舉強迫書生作六韻或八韻的試帖詩,因為這樣的詩歌內容空洞,說來說去都是所謂「聖賢的話」,沒有人的發現。顧炎武言之有理。
  相關新聞
【石齋夜話】客家安徒生 張捷明  
【古物幽思】大風草  
【學堂鐘聲】 做一場白骨眠夢  
【寬鼎畫語】 千江水萬重山  
【大江南北】基隆古砲台  
【也是對聯】三個耳朵兩個心  
【如是觀史】 歷史上的庚子年  
【時光走廊】 世界文明系列:俄羅斯(5-4) 俄羅斯古典人物肖像  
【佛門盛事】 大英圖書館佛教特展  
【古人行誼】 童子狀元賈黃中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