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因緣果報
  愛滿人間
  2019/8/5 | 作者:文/平禾 | 點閱次數:525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平禾 圖/心皓

9月的夏夜燠熱難當,風都是熱的,習習涼風變成小時候的奢侈回憶,那份清涼真的令人透體舒暢。自從鄉下搬到都市居住,夏天的風也跟著變熱。謝進安跑了一天車,雖然車內都有冷氣但不舒服,客人每次進出他都能呼吸到那股帶著柏油味的熱氣。

「好累!」謝進安瞄一眼儀表板上方電子鐘,晚上9點51分,跑車快15個小時,他喃喃自語:「沒電了,喝個涼的再回家。」搜尋便利商店前方的停車位,「靠!都停滿了,那兒來那麼多車?」無奈之餘將車停在便利商店門口公車站牌停車區。

謝進安停妥車,心中忐忑,繼而又想:「我只是下車買個飲料馬上回來,應該沒有關係吧!對,快去快回。」心想手快,拉開車門把手,手肘接著一頂將車門用力往外推。

「砰!」就在電光火石之間猛然一響,嚇得正要起身鑽出車門的謝進安愣住,只見一輛機車在地上滑行,車身摩擦地面刮出一串火星,「砰!」再一聲巨響,又一輛機車撞疊在前一輛機車上,兩個人在地上翻滾。

「啊!」謝進安驚叫,心中第一個念頭:「糟了!」計程車門被撞歪搖搖欲墜,他喘著氣,懊悔開車門前沒有先看後方來車。他下車察看兩名騎士的傷勢。一人趴地動也不動,一人自行坐起,捧著左手喊痛。

人行道上的行人紛紛聚攏,有人打電話報警。謝進安陪在兩名傷者旁邊,看著撞壞的車門、兩輛機車「犁田」受損、兩人受傷,其中一人完全沒吭聲,看起來傷勢嚴重,如果……萬一……他的心直沉深冷的井水,口渴、疲憊全拋到到九霄雲外,心中除了懊惱還是懊惱。

兩名傷者送到醫院急救。一人左手臂單純性骨折,完成手術後住進一般病房。顱內出血的騎士鄭永定是個警察,還在開刀房與死神搏鬥。

「南無千手千眼救苦救難靈感觀世音菩薩,求您庇佑鄭永定度過這個劫難。我就只有這個兒子。」鄭永定媽媽手持念珠在開刀房默禱:「南無觀世音菩薩,鄭永定當警察8年,工作負責盡職,就像菩薩一樣常常幫助民眾,好不容易結婚生了一子一女,一家4口和樂融融,求觀音菩薩救苦救難,救鄭永定度過劫難,手術順利,早日康復,離苦得樂,南無觀世音菩薩……」

午夜1點,鄭永定太太盯著開刀房燈號默默流淚,懷裡摟著頻頻打瞌睡的6歲兒子、4歲女兒。

「想睡覺?跟阿公回家睡。」鄭永定爸爸拉拉孫女的手。

「不要,我要等爸比,我要等爸比!」小孫女哭鬧著不肯回家,小小身軀從媽媽懷中坐起來,努力睜開紅紅的眼睛強打精神。

「永定的手術還沒結束?」鄭永定任職的派出所所長趕到醫院。

「手術快3個小時了,我好擔心!」鄭太太啜泣著說:「到底是誰把永定撞成這個樣子,兇手抓到了嗎?」

「唉,永定今晚值班協助刑事組(現改稱偵查隊)押解嫌疑犯到地檢署,晚1個小時下班,竟然碰到一個粗心、不長眼睛的計程車司機突然開車門,讓永定根本沒有時間反應直接撞上車門,人摔落地上又被後方也來不及煞車的機車再撞一次才會那麼嚴重。」所長說:「永定值班的時候最熱心幫助民眾,吉人自有天相會有好報。」所長話語方落,穿綠色手術衣的醫師開門走出來問:「鄭永定的家人!」

「手術現在怎麼樣了?我是鄭永定的爸爸。」鄭爸爸和家人圍住醫師。

「事關重要的醫療決定,我就有話直說。」醫師說:「鄭先生的腦出血嚴重,血塊已經清理並止住出血,但是腦神經受損嚴重,無法挽回,如果救回來很可能變成植物人。」他停頓一會兒:「要繼續……」

「救!救!求求醫師救救我兒子!」鄭爸爸雙膝跪地拉著醫師的綠衣下擺哀求:「我就這麼一個兒子,就算變成植物人也有甦醒的希望和康復的機會,如果放棄就什麼都沒有了!」

「好!」醫師環視鄭家人和穿制服的派出所所長,轉身回手術房。

鄭永定搶救兩個星期,總算止住腦出血,腦水腫開始消腫,但昏迷指數始終停在4分,除了能自主呼吸,身體只在有痛感時會有反應,其他時間眼睛睜不開,不能說話,沒有動作,真的如醫師所料,變成植物人。

但是兩個星期的急救、輸血等健保以外的醫療費花了許家50萬元,讓只有鄭永定一人工作維持家計的許家經濟陷入困境。

「弟妹,這是警察局和警友會的慰問金10萬元,妳先收著。」派出所所長將錢交給鄭太太,「再來要向肇事者追訴刑事責任和民事求償,妳打算怎麼做?」

「我不知道,我……」鄭太太紅著眼眶搖頭。

「拜託所長幫幫我們。」鄭永定的二姐說:「我爸爸年紀大,無法處理,我弟妹每天照顧和煩憂弟弟的病情沒有心思考慮這些事情,這是你們的專長,可否告訴我們該怎麼做。」

「沒有問題,永定是我們自己兄弟,當然要幫到底。」所長說:「我建議弟妹首先要對肇事的計程車司機謝進安提出刑事的過失重傷害告訴,再附帶提出民事損害賠償,金額先暫定2千萬元,為了防止謝進安脫產,同時向法院聲請假扣押,先暫時查封謝進安名下的房屋、土地、存款和車子等不動產和動產。」

「好,就依所長的建議進行,謝謝所長。」鄭太太拭淚道謝,並且立即依所長的建議製作筆錄正式向肇事司機謝進安提出民刑事告訴。

車禍後第四個月,農曆春節前一周,看得到兩三顆星子的夜晚。

冷風呼嘯吹過車頂,謝進安結束一天跑車工作,將車停在租來的停車格裡。他按下車窗,寒風吹進車內帶走溫暖,這個車禍像寒流颳進他家凍結妻兒的笑容,吹跨警察鄭永定好好的家庭,淒風苦雨浸溼兩個家庭的被窩,從肇事那一刻起,他分分秒秒都活在自責和懊悔裡,沒有一刻原諒自己。

他緩緩掏出兩個厚厚的信封抽出裡面的文件。一件是法院判決書,一件是假扣押裁定書。這一個月來他反覆翻看不下百遍。判決書說他說先是違規在禁止臨時停車的公車停靠區停車,繼而粗心大意未注意後方動態冒然開車門導致兩輛機車煞車不及撞車門肇事,一人手骨折、一人腦出血變成植物人等無法回復的重傷害,又未對被害人家屬賠償和解,依過失重傷害罪判處7月徒刑。

謝進安沒有上訴,判刑定讞,7月徒刑不能緩刑和易科罰金,他將要入監坐牢。他看著100公尺遠那間透出黃色燈光的三樓公寓,那是他的家。他30歲娶妻,陸續生養3個孩子的家。只因一時疏忽,房子被法院假扣押查封,全家即將流落街頭。一切都是他的錯,他無力賠償,即將入獄,連撫養3個子女的重擔也將落在太太肩上。謝進安狠狠自打耳光,痛罵自己,痛哭失聲。

哭累了,罵夠了,他嘆一口氣,回想過往的43年歲月,在心中向妻兒親友道別,在信封背面寫下:「我對不起鄭永定警察和他的家人。」仰頭喝下半瓶飲料,仰躺駕駛座睡著似地動也不動。

春節長假結束後的第一天上班日。

「郭記者,你記得去年計程車司機開車門害警察摔車死亡的案件嗎?」

「記得。」

「肇事的計程車司機謝進安服毒自盡。」法官說。

第二天,社會新聞版用頭條斗大的標題報導:「一件車禍兩個悲劇!警員成睡人經濟陷困境、肇事者自責服毒自盡留妻小四人」,記者另寫一篇對兩個家庭現況的專訪:「一對悲情人、茫茫走人生」副標題:「她得照顧病夫稚子 她的房子被查封」

報導的威力令外界關注此事,內政部長、警政署署長都來探視鄭永定,警政署也認定鄭永定下班回家途中發生意外,屬於因公受傷,每個月可獲撫恤金及醫療補助費。終於讓鄭家從負擔龐大的醫藥費中稍得紓困。多個慈善團體去關懷謝家,捐助物資。

元宵節甫過,謝太太攜3名子女拜訪鄭永定家。

「謝太太,請進。」鄭太太開門。鄭媽媽從房間走出來,手上拿著餵食管看著謝太太母子4人進門。

「您好,我先生對不起你們!」劉太太朝鄭太太鞠躬道歉,「我可以看看鄭先生嗎?」

鄭媽媽帶謝太太進房,兩人在房內傳出啜泣聲,鄭太太趕緊進房察看。沒多久傳出3個女人的哭聲,謝進安的女兒感到不安悄悄走到房門口探看,只見3個女人抱頭痛哭,淚水像止不住的嘩啦啦雨水,嚇得不知所措也撲到媽媽的懷裡一起哭。

「我先生對不起你們,這60萬元是他的勞工保險金,我知道他一定希望賠償鄭先生,只是他無能為力,只好以死謝罪。」謝太太哭著說:「求求您一定要收下,代表您收到他的一點心意。」

「不行,我們不能收,謝先生走了,你們也需要這筆錢。」鄭太太退回裝錢的紙袋。

「賠多少錢都不足以彌補你們的損失。」謝太太下跪道歉:「將來我們的房子拍賣,還會有錢賠償,讓鄭先生可以請看護,您和鄭媽媽不會那麼累!」裝著60萬元的牛皮紙袋在3個女人之間推來推去。

「郭記者,你報導的那件計程車司機開車門肇事案,又有新進展。」法官笑著對郭記者說:「警察太太遞狀,撤銷對計程車司機房屋的假扣押,等於不查封房屋。」

「為什麼?」

「我也感到奇怪,請書記官打電話去問原因,警察太太只說:『他們(計程車家人)也需要房子住』。」

「就這樣?還有嗎?」郭記者追問。

「其他的就靠你去追囉!」

郭記者繼續往下追,原來鄭家收下謝太太的60萬元賠償金,再加40萬元湊足100萬元捐贈慈善團體,接著又遞狀聲請撤銷假扣押謝家房屋。

「鄭家收賠償金又捐出,用行動表示原諒計程車司機;撤銷假扣押,表示不查封房屋,不再向謝妻和子女求償2千萬元賠償金,給謝家妻小一條生路,這胸襟太偉大了,我不知道該怎麼報導。」

「你就如實報導。」法官說:「告訴大眾真相,我們的社會人心那麼美,那麼善良,愛滿人間!」

小啟:閱讀本版後,有任何心得想法或建議,歡迎來信。請寄newsmaster@merit-times.com.tw
  相關新聞
愛滿人間  
比失望更失望的痛  
優酪乳  
爸爸在哪裡?  
機車行老闆  
小啟  
英雄魔鬼  
咬痕  
法官不是神  
結婚禮物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