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要聞
  孩子走了 器捐讓愛延續
  2019/7/18 | 作者: | 點閱次數:1109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本報台北訊】喪親的傷心難以言喻,但有一些父母,當孩子遭逢意外腦死時,忍住悲痛,決定器捐。器捐的勇氣和愛,幫助其他垂危的病人,也修補父母破碎的心。

「我真的很感謝那些受贈者,幫我兒子保留這些器官。」捐贈者家屬劉金山二○一二年某天人在台北,接獲通知指出十九歲兒子劉振豪在嘉義出車禍,他趕到醫院,才明白兒子傷得很重,肺部都已碎裂。劉金山表示,隔天他心裡明白可能「沒有希望」,主動表態要器捐。

當時醫院的移植小組來向家屬說明可能會摘除的器官,劉金山的爸爸也在場,因愛孫心切,一聽到孫子的器官要被摘除,大喊了幾聲:「不捐了!不捐了!」但長輩難過的心情,沒有阻卻劉金山的決心。

捐膚救人

不在乎大體洗澡了

劉振豪在加護病房急救一周,使用很多藥物,器官多已衰敗,最後捐出了眼角膜、皮膚和骨骼。皮膚和骨骼是器官勸募難度較高的部位,不少家屬會擔心死者外觀受影響、身體會軟趴趴,不願捐贈。

劉金山說,兒子做完器捐手術後送到殯儀館,葬儀社的人想幫忙清潔大體,一打開衣服發現身上貼許多紗布,以為是燙傷,得知是捐贈皮膚後就跟家屬說:「這樣沒辦法幫他洗澡。」但劉金山沒多想:「皮膚都捐了,怎麼還會在乎有沒有洗澡?」

出事前全家才剛拍過全家福照片,劉金山說,當兒子在手術房裡動手術時,「心裡真的很難過,因為我知道,醫生在裡面不是救他,而是在取器官」。但是,當手術結束,醫護人員從手術室帶出一箱箱的東西出來,「我知道那是我兒子身上的器官,突然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因為這些器官不會跟著遺體火化,而是會留在世上」,想到兒子的器官還可救人,劉金山心情稍有寬慰。

劉金山說,他不知道兒子會不會認同器捐的決定,但他做了個夢,夢中他問兒子:「你知道你往生了嗎?」兒子說:「知道,我是回來看你們的。」劉金山說,「那時候,我在夢中擁抱了他」,感覺非常真實。

女兒心臟

還在這城市跳動著

另一位捐贈者家屬趙鸞美每次聊到女兒楊雯婷時,身上都會起雞皮疙瘩,耳邊彷彿也聽到女兒大笑的開朗聲音。女兒出事時剛上大一,因出車禍,送醫時大腦就像碎掉的豆腐。趙鸞美說,當時有心理準備,也打算要器捐,她每天到女兒病床邊念《心經》,也交代女兒:「媽媽想要幫妳器捐,如果妳不願意,一定要來託夢,沒有託夢就當作默許了。」

後來,楊雯婷捐出的器官至少拯救了五個人。配對的緣分很巧妙,雯婷的心臟配對給一名十九歲的台南男生。家住台南的趙鸞美說,她曾幾度希望知道受贈者身分,想知道他過得好不好;但幾經考慮又打消念頭,她不想打擾對方,也不要邀功,就當對方過得好,女兒的心臟還在同一個城市持續跳動著,這樣就滿足。

「我現在不傷心了」,趙鸞美說,女兒帶給她非常多善緣,女兒離開那年,她突然多了好幾個乾兒子、乾女兒,女兒的同學、朋友持續關心她,一直到現在都還保持密切聯絡。愈接觸器捐議題,就愈了解,器捐一定要緣分俱足才有可能成功,有些人因捨不得小孩離開、沒有即時決定,器官都不能用,也捐不成。能忍住悲痛,成功做器捐的人,都非常了不起。

  相關新聞
台灣做到了 從可可豆到巧克力  
日咖啡董台東尋根 找爺爺的咖啡樹  
地球之肺浩劫 亞馬遜雨林 7.2萬起野火破紀錄  
幼獅排排坐  
花30年 訪全台土地公 為土地公寫詩  
200年前這樣賣地 金門垃圾堆 撿到46件古契約  
日本拚觀光 下水道變神殿  
口袋翻譯機 接待外籍人士免煩惱  
愛上花蓮 鯨魚花小香 年年噴水說嗨  
最美的風景 台生幫柬國小學蓋水塔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