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月山(下)
  2019/4/23 | 作者:文/葉含氤 | 點閱次數:39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葉含氤

只是那年的春天走得太快,快到還來不及去哲學之道看櫻花,他就離開了。說是新加坡有個教職臨時空了出來,指導教授命他去爭取那個職位。如果順利的話,也許就到獅城去了。

他離開那天,月山問了火車時刻,趕在列車開駛前到京都車站,遞給同熙一份禮,是一保堂的大福茶。

同熙說:「我會珍惜」。

月山燦笑:「要喝,別留到過期。我希望你一切順順利利。」

月山續留京都,一直到隔年九月回台灣。後來也許大家都忙著工作,忙著生活,通了幾次信,就沒有了聯繫。其實,彼此也只是普通朋友之誼,看花賞景也是尋常的往來,並沒有承諾什麼。可是啊,一個人走出了生命,就像雪在天邊落了下來。那種惦記,有一點疼,微微淡淡的,安靜得幾近無聲。

他曾是離她的心最近的那一個人。

月山重返職場後,每逢年假都來京都,她只在冬天來,也許帶著一絲想望,一點期待,以為還會在這個城市,這個時節遇見同熙,就像當年除夕與他的巧遇。她常在寺廟裡坐著,一山冷雪,千風鳴壑,慢慢地感覺到一種絕望的快樂,像在晦暗裡有清澈的光。

她獨坐一隅,直到方才那位老和尚又拄著拖把走過,關上了月山背後的木門。

回京都的路上,車穿行於山野,漫山霧氣圍合而至,月山忽有荒日之感。抵達車站後,她一反往常,決定寄出方才寫的那張明信片,於是走進郵局買了郵票與信封,在信上簽上自己的名字,並謹慎地寫下同熙的名字與新加坡的地址。

信寫著:

也許多年之後,我會到你居住的城市。那時,我的髮已白,臉上的斑紋漸深。我們可以坐下來,喝一盞茶,或一杯咖啡。然後,我要親口告訴你:「謝謝你」。
  相關新聞
【尖峰時光】 關於青果會社的那些  
文青採菜去  
【詩】 夜蟲  
【7-8月主題徵文--下廚】 雙廚上菜  
【人生風景】 我忘了  
【時光重逢】 閱讀香港  
【四時歡喜】 暑止.雲疏.穀豐登  
幸福青鳥,你在哪裡?  
【詩】 撫今追昔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