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副刊
  【尖峰時光】做工
  2019/4/22 | 作者:文/徐禎苓 | 點閱次數:39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徐禎苓

六、七○年代,家庭代工是台灣普遍情況,每個家都是一座小型代工廠,大人小孩日以繼夜做一些小本物件,只為了家計餬口。

家庭代工幾乎全年無休,在昆仔家,紙袋、耶誕燈炮是每日工作項目。等到寒暑假,孩子們不用上課,更被大人帶去工地幫忙。

阿慶從中學開始,時逢長假,便跟著昆仔、阿鳳去工地蓋房子。透早七點半,阿鳳走路,昆仔和阿慶騎腳踏車出發了。

昆仔解下腳踏車後方的工具箱,帶著兒子到工地熟悉環境。阿鳳不久也抵達了。瘦小的男孩奮力抱起四塊磚頭,交給昆仔。阿鳳也不遑多讓,獨自挑起一包五十公斤的水泥,給工人們拌水泥。

阿鳳通常先將六畚箕的沙和一包水泥倒在地上,讓昆仔或其他男工人以鏟子攪拌,直到兩者均勻混合,再從中間撥出空洞,自空洞添水後,繼續攪拌,直到泥沙吃盡水分,形成混凝土。昆仔喚了阿慶,要他用長杓子勺起混凝土遞到木板上,塗牆壁的工人會以抹刀鏟起混凝土塗牆。

剛開始,阿慶不得要領,失敗連連,混凝土在移轉的時候不小心掉落,要不便是從一樓拋丟上鷹架木板時力道過小,整杓混凝土落在地上。阿鳳得趕快取掃把掃起來,再添水,復原回混凝土。

幾次下來,阿慶很快掌握要領,他已經能俐落挖起混凝土,量妥距離,施力一拋,泥土不偏不倚落在鷹架木板。工人們、雇主和屋主都見證著阿慶的聰敏靈巧,對著昆仔大力稱讚「虎父無犬子」。

別人的激賞讓昆仔數次覺得後繼有人了。在一次上班途中,昆仔招來阿慶,先褒揚他的好手藝,然後委婉說出為父小心願:希望他能接手水泥匠這行。然而,是命運,也是阿慶的決定,他最終沒有接手父親事業。

退伍歸來,阿慶到台灣玻璃工廠上班,才第一天,他看見兩個工人因故撞破玻璃,碎刺扎得那人渾身是血。他怕血,嚇得當場落跑。接著他又轉去南寮一間銅製打氣筒工廠,專製輪胎打氣筒。他還記得工廠的展示櫃上放著老闆的畢業證書,上面寫「台灣省立工學院(今成功大學)機械系」,證書旁邊陳列十餘冊《TIME》英文雜誌,訴說著老闆的專業能力。工廠裡高分貝磨製銅器,整天下來,阿慶發現回家後家人說話的聲音變得好小,竟然有些聽不清楚,這怎麼得了,長時間下去聽力一定受損。他做了三天,向老闆遞出辭呈,離職了。

周周轉轉,昆仔原想勸阿慶別再去工廠了,到工地來吧。這時,阿慶考上電信局。人生之路從此彎出昆仔的預期,水泥匠世家,在昆仔身上,結束了。♣

  相關新聞
【尖峰時光】 關於青果會社的那些  
文青採菜去  
【詩】 夜蟲  
【7-8月主題徵文--下廚】 雙廚上菜  
【人生風景】 我忘了  
【時光重逢】 閱讀香港  
【四時歡喜】 暑止.雲疏.穀豐登  
幸福青鳥,你在哪裡?  
【詩】 撫今追昔  
【9-10月 主題徵文--詠月】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