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佛教學報‧藝文綜合版
  【星雲大師全集3】六祖壇經講話 頓漸品第八 問題講解 (3)
  2019/4/14 | 作者:星雲大師 | 點閱次數:49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聖僧像/平安時代/日本大阪河內長野 觀心寺藏 圖/世界佛教美術圖說大辭典提供
    
文/星雲大師

(三)因何要說志誠禪師是盜法之人?
志誠禪師本來是神秀大師的弟子,奉神秀大師之命,到曹溪惠能大師的座下,「隨眾參請,不言來處」。

有一天,被六祖惠能大師發現他是從神秀那裡來的間諜,是來偷聽盜法的,因此,六祖惠能大師就問志誠禪師:「你是從哪裡來的?你是來做什麼的呢?」志誠禪師照實回答。

六祖再問:「你為什麼來這裡盜法呢?」

志誠禪師回答說:「未說即是,說了不是。」我沒有報告之前,你可以說我是盜法,但是我剛才已經跟你講明了,我是從哪裡來,為什麼而來,我已經自首了,應該不是盜法。

在佛教裡,講說佛法,弘揚教義,叫做說法;把自己所知所證的傳給後人,叫做傳法。甚至於住持傳位給下一代,也叫傳法。如果不是公開的傳法,叫密傳;如果不是公開的來參學求道,而是私自來學習,就叫盜法。盜者,就是「非其所有,竊為己有」;志誠禪師「不言來處」,後被六祖惠能大師和他的門下發現、識破,所以說他是來盜法的。

其實,在佛教裡,並不單是志誠禪師盜法,像過去韓國有一位圓測大師,他很喜歡玄奘大師的說法。有一次,正當玄奘大師把自己證悟的唯識論傳授給他的得意門徒窺基法師時,圓測就在旁邊聽講,被玄奘大師知道了,說他是盜法。現在有很多的教授、老師上課,並不喜歡有人旁聽。因為,旁聽總不負責任,擾亂了講授的氣氛。很多的學者專家,學有專長,他希望把自己的所學所長,傳給自己所信賴的人。如果佛法所傳非人,有的時候被拿去賣弄,以此作為貪求名聞利養的手段。有的人甚至把別人所證悟的佛法竊為己有,認為是自己的創作。這種情形,不但過去發生過,現在也還有。

當志誠禪師被六祖和他的門下發現以後,經過了一番解釋,六祖惠能大師就再問志誠禪師:

「你的老師神秀上人,平常都教你們什麼法門呢?還有些什麼道理呢?」

志誠禪師說:「我的老師教我們住心觀靜,長坐不臥。」

六祖惠能大師一聽,不禁有所感,就說:「住心觀靜,是病非禪;長坐拘身,於理何益?」六祖大師的意思是說,禪如果光是住心觀靜,光是長坐拘身的話,這個沒有活用。

其實,能做到「住心觀靜,長坐不臥」,這也很難得了。但是,以六祖大師的境界來說,活用的禪不是這樣,所以,他不禁很慨嘆的說了一首偈語:

生來坐不臥,死去臥不坐,元是臭骨頭,何為立功課?

這一首偈語就是說,我們生下來就是常常坐著,比較少躺臥下來,到了死的時候,則是長臥不起,也不會坐了;身體原來只不過是一具臭皮囊,何曾立過什麼功德?所以參禪打坐,重在自心覺悟!

六祖惠能大師發現志誠禪師盜法以後,給他一些開導,志誠禪師歎為稀有,讚歎六祖惠能大師的法門高峻、微妙。因此,後來就在惠能大師的門下,心甘情願地為六祖大師做侍者。

神秀大師經常派人到惠能大師那裡去,而這許多弟子們後來也能在惠能大師座下參學有得,有所發揮,不負神秀大師的心願。

說到志誠禪師盜法的問題,豈但是盜法,在神秀大師的座下,過去還有人想盡種種方法盜衣。因為,六祖惠能大師是由於衣鉢相傳,所以成為禪宗的正統,神秀大師沒有得到衣鉢,表示他沒有得法。因此,弟子們想盡種種的方法要來盜衣。乃至六祖大師圓寂以後,更有一位來自韓國的金大悲,想要偷盜六祖大師的遺體到韓國供養,可見六祖大師德望之高。

所謂「盜」,在五戒當中,殺盜淫妄酒,可能就是盜戒最難受持。因為,盜戒就是「凡是有主的東西,不可以不予而取」。有主的東西,人家沒有給我,我不可以要。一杯茶,人家沒有叫我喝,我不能喝;一朵花長在樹上,是人家種植的,不是我的,我不能摘;公家的一個信封、信紙,不是我應該用的,我不能用。所以,大家如果能持盜戒的話,則所謂貪汙、漏稅、倒閉、走私,就不會發生了。

竊盜財物是犯戒,盜法也不好。不過,佛法其實也不是「偷盜」可以獲得的。例如有人問趙州禪師:「如何開悟成佛?」

趙州禪師不直接回答,只是站起來說:「我要去小便了。」

走了幾步,又回過頭來說:「你看,這一點小事還得我自己去呢!」意思是說,吃飯、小便,你代我不得;同樣的,佛法是我的,你怎麼盜得去呢?所以,佛法要靠我們自己證悟自性,證悟自己的禪心,不是可以盜得來的。

(四)坐臥站立是禪嗎?

參禪,究竟是坐呢?還是臥呢?還是站呢?六祖大師說,禪非坐臥;坐、臥、立都不是禪。所以,六祖大師曾對志誠禪師說:「住心觀靜是病,不是禪。」

那麼,如何才是禪呢?紫柏大師曾經這樣說過:

若不究心,坐禪徒增業苦;

如能護念,罵佛猶益真修。

禪不是閉眼打坐,閉眼打坐只是進入禪的方法之一。如南嶽懷讓禪師問:「譬如牛拉車,車子不走,是打車子呢?還是打牛呢?」

打車子沒有用。參禪,要緊的是觀心、用心。你要想明心見性,光是用身體打坐,並不一定有很大的效果,所以,參禪打坐,用心第一。當然不能否認打坐是初學參禪的人應有的必經過程。

真正的參禪,也重在作務,重在生活。百丈禪師說:「搬柴運水,無非是禪;揚眉瞬目,無非是道。」因此,真正的禪是什麼?搬柴運水是禪,腰石舂米是禪,犁田鋤草是禪,早耕晚課是禪,忍耐慈悲是禪,勞苦犧牲是禪,方便靈巧是禪,棒喝教化是禪。禪,是人間的一朵花,是人生的一道光明;禪,是智慧,是幽默,是真心,是吾人的本來面目,是人類共有的寶藏。有了禪以後,我們在世間上沒有恐懼,即使面對生死,也不畏懼。有了禪,心中就有了定,就有了力量。

佛陀曾說:「坐禪能得現法樂住。」所謂現法樂就是禪定之樂,這是一種從寂靜心中所產生的美妙快樂,絕非世間五欲之樂可比,勤於禪坐的人,可得此禪悅之樂。

因此,雖然禪不是坐,也不是臥,當然更不是立,不過,如果我們想體驗禪悅的妙味,應該實地去打坐。依天台《小止觀》說,初學坐禪,當調五事:調食、調睡、調身、調息、調心。

關於調身方面,「毗盧七支坐法」是坐禪調身的最佳姿勢,分為七個要點:
● 端坐盤腿,跏趺而坐。
● 背脊豎直,不可靠壁。
● 安手結印,置於膝上。
● 頭面要正,頸靠衣領。
● 雙肩應平,輕鬆自然。
● 斂目平視,觀照自心。
● 嘴唇抿合,舌抵上顎。
打坐經驗久的人,不管林下水邊、巖洞塚間,都能夠安然入定;但是初學的人,最好選擇在室內,遠離吵雜的地方,比較能夠收到效果。室內的燈光不可太亮,以免刺眼;也不可太暗,以防昏睡。最好能擺設佛像,燃香供佛,以攝心提念。坐禪的位置,避免直接通風,以免引起傷風的毛病。

除了環境之外,飲食、衣著也要注意。吃完飯一小時之內,不好打坐,因為此時血液都集中於腸胃,此時打坐,既不合乎生理衛生,而且容易昏沉。飲食不可過飽,也不可太餓,最好七、八分飽。穿著以寬鬆、舒適、柔軟的衣服為宜,一切束縛身體的物件,如手錶、眼鏡等,皆須鬆開,以免妨礙血液循環。睡眠要充足,以免昏沉入睡,浪費寶貴時間。

其他坐禪應注意的事項,例如:
● 坐時,雙手先將衣服稍稍撩起,名曰「提半把」,以免衣服緊迫頸部,造成不適。
● 靜坐時儘量避免在冷氣口或電風扇下打坐,最好以毛巾包著膝蓋,以防風濕。
● 靜坐的地方以乾燥的木板或榻榻米為宜,但仍需敷陳厚軟適度的坐墊。
● 坐墊隨個人身體需求而異,以能坐得豎直平穩,不阻塞氣脈為妥當。
● 初學靜坐者,一定要由有經驗的老師指導,以防偏差。
● 初學靜坐時,多半無法雙盤,則以單盤為宜;不要勉強坐太久,以時間短、次數多為宜。

禪的精神,並不局限於打坐的禪堂,在二十四小時之中,舉手投足,揚眉瞬目,都充滿了禪的妙趣;禪的消息,並不僅僅在斂目觀心的禪定中,日常的著衣喫飯、走路睡覺,都透露著禪的妙機。生活中的禪,是將寂靜的禪定工夫攝入日常的勞動之中,而達到動靜一如的境界。禪,是從瑣碎的事事物物中,以整個身心去參透宇宙的無限奧妙,是偉大於平凡,化高深於平淡的修持。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無一不是明心見性的方便。

永嘉大師說:「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對真正的禪者而言,在日常生活中,禪是觸目即是,無所不在。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全集3】六祖壇經講話 付囑品第十 一念平直 即是眾生成佛  
【星雲大師全集3六祖壇經講話】囑品第十有道者得我法無心者自宗通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8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7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6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5  
【星雲大師全集35】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4  
【星雲大師全集3】六祖壇經講話 付囑品第十 心地含諸種 普雨悉皆萌  
【星雲大師全集3】六祖壇經講話 付囑品第十 不偏苦樂 平常心是中道  
【星雲大師全集37】人間佛教當代問題座談會 93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