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國際/兩岸
  人間百年筆陣精進民主選舉,盼國民黨黨內初選採「負數票」做起
  2019/3/14 | 作者:陳長文 | 點閱次數:264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執筆人:陳長文終身志工/法學教授

為準備贏得2020年總統、立委大選,國民黨內近日最受矚目之議題,莫過決定黨內初選機制。吳敦義黨主席、朱立倫等分別提出「黨員投票」與「全民調」進行討論。但無論採上述任一方式,筆者以為國民黨應考慮納入「負數票」制度,不僅較能精確反映候選人支持度,相信初選結果也能更得民心。

現行投票制度下,選民往往只有3種選擇:投票、投廢票或不投票。但如果對候選人皆不滿意?也只能成為沉默多數,或含淚勉強投票。此情況至少造成兩個問題:1.投票率偏低,選舉結果難反映實際民意;2.勝選者錯估民意,誤認有高度支持。此窘況導致民主制度停滯,也讓選舉無法「選賢與能」,公民參與政治意願更每況愈下。

2014年前英國首相布萊爾就曾投書〈民主已死?〉,敲響醒鐘。中華民國在台灣解嚴至今已逾30年,作為亞洲民主制度之先驅,國民黨應思考如何找回消失的選民、也擦亮褪色之民主(參筆者投書〈用負數票找回投票日消失的600萬選民〉)。

而「負數票」制度,正為導正上述缺陷而生。其基本作法為:於選票中除「同意」外新增「反對」欄位,使選民能反對某位候選人當選。最後再將同意票扣除反對票,由高票數者當選。因為仍然遵守「一人一票」原則,故投不同意票者無法再投給其他候選人,不會有「一人兩票」的問題。

此作法之利,因多一選擇,能預期對候選人皆不滿意者,將會更願意投票,使投票率提升;此外,因最後票數能同時反映支持者與反對者,故當選人能真實了解民意結構,不致錯誤解讀,誤以為自己有廣大支持,而無內省之心。

或有人擔憂「負數票」產生之問題,分析如下:

1.可能使政黨動員「灌負數票」給對手候選人

如前文所言,既仍是一人一票,殊難想像比起鞏固自己陣營候選人,還有餘力動員投反對票給對手。因此此應非疑慮。

2.負數票制度過度複雜選民難適應

其實民眾對「有反對票的選舉」並不陌生,去年1124的公投與負數票制度皆是容選民能投下「反對票」,概念上異曲同工。以去年公投「以核養綠」案為例,同意票589萬、不同意票401萬,公投通過後,成功廢除電業法第95條第1項(2025非核家園),即是真實民意的展現。或許選民於制度運行初期會稍嫌麻煩,然為升級民主共同努力,應十分值得(參筆者投書〈公投元年之後,超越藍綠的是非對錯〉)。

實際上,前行政院院長陳冲與負數票協會張天鷞理事長去年即提案推動「負數票公投」,雖起初遭中選會以負數票違反憲法下選舉均屬相對多數制之規定而駁回。然最後經北高行判決打臉中選會,認為憲法增修條文第2條第1項僅規定「以得票最多之一組為當選」,未明文排除「負數票制」,故判中選會敗訴。此判決亦替大眾釐清負數票制度疑慮,值得喝采。

2018年九合一大選後,民調顯示國民黨聲勢如日中天,然正因如此才須反思國民黨支持度究竟是因「滿意國民黨施政」,又或只是「討厭民進黨」。民意如流水,僅有謙卑面對真實民意的政黨,方能務實內省,贏得人民信賴。

「負數票」制度近年已漸得社會共識,雖仍待各界努力,但至少期待能階段性實施。自2016年國民黨總統大選失敗後,國民黨內外改革之聲此起彼落,值2020年大選前夕,筆者建議吳敦義黨主席何不以納入「負數票」向社會大眾宣示國民黨改革之決心,由黨內初選做起,為翻轉民主選舉制度開創先例,也為督促政府立(修)法做準備。
  相關新聞
人間百年筆陣 攜手重構「文化中國」  
貿易戰升級 谷歌中止與華為合作  
華為早規畫自有操作系統「鴻蒙」 谷歌喊分手 或催生替代新作業系統  
稀土戰開打? 習突考察江西惹關注  
美伊又緊張 火箭射入巴格達綠區 近美使館  
印度6周大選落幕 莫迪可望連任  
烏克蘭諧星總統上任 首要任務停戰  
威凱闔家樂融融  
熱到爆! 雲南玉米田變爆米花  
人間百年筆陣 磺 溪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