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星聞
  最難的愛 是原諒《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2019/11/28 | 作者:文╱Triple | 點閱次數:132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Triple

每個人,都有一位親愛的陌生人,他(她)可能和自己密切生活著,但心裡卻有道怎麼也跨不去的鴻溝,或說心結。那可能是伴侶、是媽媽、是爸爸、甚至是自己。在張作驥的新片《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他用鏡頭探問著各種關係裡的親密與陌生,包括失智造成的疏離與遺忘。但說到底,回憶裡的重量才是重點,即便陌生,仍然有愛,一環扣一環,最終讓每個人的心都浮上來。

張作驥的電影,向來有濃濃草根味,但非一般本土電影只是讓角色用台語對話,或演繹一段江湖裡的兄弟之情,這類單薄外顯的鄉土味。張作驥的草根,來自於對人生直率而生猛的探問,即便只是讓角色們如常過著生活,都能感受到那股直視生命與角落的力道。我們稱之為「接地氣」。

早從1996年他首部自編自導的電影《忠仔》,以「八家將」為題,到《黑暗之光》裡的盲人按摩師與流氓,直至後期橫掃金馬獎的《當愛來的時候》、《醉.生夢死》等片,皆可見到他以獨有觀點關懷角落裡的人們,不煽情、不說教,僅是忠實呈現這些人的可悲與可愛,儘管待過侯孝賢、徐克等導演麾下,張作驥仍是走出了自己的路。

而張作驥的另一專才,在於調教素人演員,讓他們保有本色,卻又能展演出角色真實的質地。如《當愛來的時候》讓主演的李亦捷大放異彩、《醉.生夢死》讓呂雪鳳捧回金馬最佳女配、李鴻其拿下最佳新演員,另一主演的鄭人碩也因此打開「兄弟」戲路,其中呂雪鳳延續到《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又順利入圍本屆金馬影后。

除了一般演員,張作驥也善於引導童星,《暑假作業》便讓彼時僅12歲的楊亮俞入圍金馬獎新演員,這次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同樣演出自然卻具穿透力的李英銓,一樣只有12歲,卻精準掌握稚氣和世故,入圍本屆金馬男配角,也令人好奇張作驥現場的執導風格。

在日本,最會拍攝童星的導演當屬是枝裕和,他曾說過,要讓孩子入戲,不能丟給他們劇本了事,必須用說故事的方式讓孩子理解背景,才可能自然地說出台詞,並且進入狀況。張作驥似乎也採跳脫劇本的方式,讓李英銓不死記台詞,而能本色演出。不少人在問到李英銓對入圍的想法時,稚氣未脫的李英銓甚至直說,「我其實不知道整部電影的內容,也搞不清楚戲中一家人狀態。」顯見張作驥獨特的帶戲風格。

張作驥電影中向來僅聚焦兩至三位主角與故事線,但這回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卻將每個角色都挖了進去,通常在兩小時的電影裡,這樣的做法很容易令主線失焦,反使各角色變得單薄,如鍾孟宏的《陽光普照》便有類似問題。但張作驥在《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中,卻仍掌握住各線,讓角色在有限的空間裡,發揮出最大的後座力。每個角色的處境與性格,都夠鮮明。儘管相較他過往的作品,本片力道稍弱,但仍維持著水準。

很多人以為,本片聚焦在失智症的刻寫,確實張作驥讓它成為主線之一,但非著重照護或失智本身,而是在那狀態下潛藏的愛究竟多複雜。照顧者的痛苦,又不僅是生理上的辛勞所致,心理上的被遺忘、被忽視,愛的順序,付出的回報有無,種種交雜,讓愛變得更為難解。而在失智老人為主擴張出來的關係裡,又有著更生人女兒、曖昧同袍等,張作驥想梳理的,是一個個曾經出現在不同人生裡的相異難題。

恨一個人,不難,愛一個人,才難。尤其當愛必須承載著恨進行下去,那樣的困難,又更加乘。有時我們會說,那是原諒。

張作驥的現實人生,或許有所爭議,但不可否認的是,你總能在他的作品裡,嘗到被透徹咀嚼過的況味。

生活裡各種情感抽絲剝繭,以直率不矯情的方式注入劇本,形塑出他每一部令人難忘的作品。愛構成人生,卻也能毀滅人生,面對這課題,張作驥仍是正面的,因為他深知,黑暗裡,總得有光。沒有愛的人生,終將只是孤寂一片。
  相關新聞
《婚姻故事》幽默細緻 回歸本質  
最難的愛 是原諒《那個我最親愛的陌生人》  
毀滅後始重生 《小丑》  
新海誠《天氣之子》持續打磨自我風格  
從阿莫多瓦新片見老導演們的情懷  
《寄生上流》骨子裡的階級可以反轉嗎?  
孤獨音樂路 總能走出愛  
留下歷史的溫度《他們不再老去》  
為何生下我 《我想有個家》  
《十年磨一劍》艾莉塔背後精采故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