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要聞
  裹著40℃高溫 他們幫雪隧洗澎澎
  2019/8/12 | 作者: | 點閱次數:35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本報新北訊】時間接近午夜,溫度卻比夏天中午還高,一群人冒著被車撞的危險,在汽車廢氣及陣陣熱風中,緩步在隧道內推進,幫雪山隧道「洗澎澎」。他們是雪山隧道專業清洗工人,「夜以繼夜」的酷熱煉獄是他們的工作場所,不用戴口罩,因為一戴就被汗浸溼,根本沒用。

雪山隧道長十二點九公里,相當於二十五座台北一○一大樓高度,隧道有雙向,加起來得清洗四牆面,全洗一遍得花半個月,往往後段洗完,前段又髒了。

工人深夜進行清洗作業,雪隧高溫達三十八度,體感溫度破四十度。入行一年的洪豪強說:「忍啊,就只能忍!」

牆面上妝美化

嘿!開車別打瞌睡

十三年前雪隧通車前夕,清洗業者錢湘哲帶著工人花一個月,第一次幫雪隧洗澡,讓雪隧乾淨通車迎賓。那時雪隧還是「素顏」水泥壁面,之後前後段入口各五百公尺上油漆,二○一一年全面上漆,雪隧像上妝漂亮許多,駕駛人長時間開在隧道內也賞心悅目,適時轉換視覺,驅趕瞌睡蟲。

不都靠機器洗?

錯!用手刷較實在

隨著車流量愈來愈大、長時間塞車,汽車廢氣讓雪隧妝都花了,牆壁要不斷清洗保養。白天車流量大,雪隧清潔只能在半夜進行。一如往常的工作夜,錢湘哲重複過去十多年的動作,為每個員工做裝備檢查,勤前教育。錢湘哲說:「高速公路工作很危險,一個恍神就會被車撞,絕對不能有半點閃失。」

北上出口二公里處,是雪隧最熱、最髒的地方,清洗時,陣陣熱風如海浪襲來。機器洗不到的地方只能用手洗,三人一組熟練地往壁面噴清潔劑,拿刷子、手磨機,輪流補位用力清洗。

死角洗完後,換雪隧專屬洗車機登場,趁著小空檔,洪豪強和同伴拿出大瓶水猛灌,吃麵包補充體力。怎麼不戴口罩?「汗如雨下怎麼戴?口罩一下子就溼了,根本戴不住。」錢湘哲邊擦汗邊回答。

兩台專屬洗車機,同時分上下兩段清洗,慢的話一晚只能推進二百至三百公尺,快的話一晚可推進四公里。雪隧全洗一遍要十六天,加上國5其他隧道群,洗完一輪要花一個月。有洗沒洗差別在哪?洪豪強說:「黑色跟彩色。」

洗隧道是苦活,更是拿命賺錢,曾有酒駕車從後方撞進工作群,交維的燈箱、三角錐都被撞翻,大家嚇出一身冷汗。

想和家人吃飯?

唉!只能約吃早餐

比起錢湘哲擔心颱風天影響進度,洪豪強說,他更在意的是這項工作只能日夜顛倒,「想和家人好好吃頓飯,卻只能約吃早餐」。

封路洗隧道影響車流,有駕駛開車窗指著他們罵,也有人豎大拇指對他們說「辛苦了」。錢湘哲說,雪隧工作很辛苦,很多年輕人受不了,留下來的員工他格外珍惜,大家都是家人。
  相關新聞
長頸鹿 瀕臨絕種  
野生水獺當寵物 可愛小傢伙瀕危  
【估今年虧逾400億元】 健保費率 明年有調漲壓力  
緬甸行 學會知足付出  
當太空人助手 俄機器人升空  
半世紀幫了508個單親媽  
台灣做到了 從可可豆到巧克力  
日咖啡董台東尋根 找爺爺的咖啡樹  
地球之肺浩劫 亞馬遜雨林 7.2萬起野火破紀錄  
幼獅排排坐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