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專刊
  【星雲大師的傳承】珍視善緣的力量
  2019/4/11 | 作者:蕭碧霞師姑/佛光山長老、佛光山司庫顧問 | 點閱次數:1186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蕭碧霞師姑/佛光山長老、佛光山司庫顧問

師姑是很早就追隨大師,宜蘭時期的元老?

我是民國四十五年就在宜蘭聽師父講經。那時我才十五歲,剛考進電信局,有個同事一直拜託說:「你來雷音寺聽講經啊!不然師父會說我們招不到人來聽講,沒有人緣。」我說:「好啦好啦!」就跟著去了。那時候雷音寺很簡陋,還有一些軍眷住在那邊。師父問我住哪裡?我回答他住頭城,他就說:「那你來宜蘭上班要坐半個小時的車,這樣不方便,你要拜佛也不方便,你可以來住我們這裡。」我心裡是想啊,但是不敢,就說:「好,我來聽師父講經。」就這樣開啟佛緣,注定了我的一生。

後來你就把電信局的工作辭掉,來幫師父做事了?

請辭電信局是到了民國六十八年的事。最早師父在宜蘭辦了一個慈愛幼稚園,找不到人幫忙,他叫我去兼著做。我在電信局不能兼差的,便建議師父找慈嘉法師當園長,我去找人來教這些小孩。我就拜託宜蘭國小的一位老師,請她去找校長辦留職停薪,先來幫師父的忙,後來學生人數果然帶動起來了。所以,我是這樣的個性,自己不行的話,也會去拜託別人來做的。

後來師父又辦了普門中學,他又叫我來當總務主任,我想,這個我不會做啊!二十幾年都在電信局,所有的工作都是單一的,總務主任恐怕不能勝任。

師父說:「你來,做做就會了。」我便去辭電信局,局長說,你再一年半個月就可以退休了,為什麼不把事做完呢?隔一年,師父到高雄建佛光山,朝山會舘開舘,叫我去當舘長,所以民國六十九年我就直接到山上來了。

舘長是要做哪些事?

剛開始我一竅不通,也沒人幫忙,只有自己來磨一下,想辦法看怎麼做。朝山會舘是讓信徒來山上住宿,最傷腦筋的是因為我們這裡離市區遠,沒有一家肯來承包洗被單,後來我沒有辦法,就去買大台的洗衣機,晚上把收集的被單拿來自己洗,早上晾。有經驗之後,再慢慢去找那種一次洗五十條的專業洗衣機,真是從完全不懂開始摸索。後來當然全部包給外面的人做了。

那時候朝山會舘人很多,不只是周末、周日,平日人也不少,用餐時間一桌還沒吃完,旁邊就有人在等,很忙的。

你除了做總務、當舘長,還要照顧吃?

說實在,做朝山會舘餐廳我也完全外行,在家裡也不下廚啊,什麼都要重新學習,幸好做菜師父會教我,如果我煮得不好,他會教我,這個菜要怎麼弄怎麼調味比較好吃,素菜很多是這樣學來的。開始的時候也一樣是沒有幫手,要煮菜又要端菜,後來我就跟遊覽車導遊講,能不能麻煩你調一兩個人來替我端菜,我就每一桌都加你一樣菜,就這樣湊合著也熬過來,後來請到人就不必通通做了。

每一次有重要的客人來,大師都會請蕭師姑來幫忙做菜,佛光山的素菜很有名。

師父只要跟我說有什麼客人,我就會下去做,因為我們這裡早些年真正會煮的沒有幾個人,大眾菜可以,精緻的菜我比較了解,食材、配料、調味、擺盤,做久了我自己也會去研究,看書、看雜誌、看電視都可以學著做參考,我也喜歡看藝術的東西,想方法融合在裡面。

聽說你曾經賣掉自家的六棟房子來周轉?

那是在宜蘭,剛好錢也是多餘的。早年有一個同事,他家裡做土地投資現金不夠,叫我借給他周轉,我就標會,那時候標一個會才十萬塊,不過以前的十萬塊就滿大的。我借給他借了二十幾年,後來他就寄了六棟房子的權狀來,叫我回去看。房子多出來沒有用,山上要用錢,我就把它賣掉了。我做司庫籌錢就是轉來轉去,如果手上只有一百萬,可是現在馬上要用啊,怎麼辦?只好先開支票開到五百萬,中間我可以再去周轉,很有壓力就是了。

所以師父是靠大家幫忙,你也氣度很大,有魄力。

師父平常結緣是很重要的,我就比較可以周轉。如果要開什麼支票,我就想清楚這個錢要從哪裡來,有來路才敢開出去,要算好才行。我爸爸常笑我說:「萬一有一天你周轉不過來,怎麼辦?」我就說:「不要緊,我有爸爸。」我就是跟他這樣說。

難怪,大師非常信任你,常常講到蕭師姑,這真的是你跟大師間有很深的緣。

師父不捨任何一個眾生,他對每一個人都是這樣。我比較特別的就是我並沒有出家,有些事情反而比較好做,譬如出家眾向別人借錢,就覺得不好意思,我是在家眾,不要緊。

還有,蓋道場也是非常需要護法的,像以前有個南部的立委很鴨霸,他要在山上弄產業道路,把我們佛光山的地分做兩邊,這怎麼可以?他帶一些村民來,趁著山上辦信徒大會,竟把路擋起來。以前的路很小,兩部車一放就沒辦法通了。我們廚房忙,要拿高麗菜,很不方便!一個瓦斯桶也不能過,要幾個人抬高。我就出面請他們把車開走,不肯哦,兇哦!我氣起來,就叫人把做堆肥的尿桶,灑在他們的車上,結果第二天就開走了。但還沒完哦,他們找一些人來,要跟我們打架,好在我初中的時候,有幾個想要一起去當軍人的同學,後來真的有三個都在警備總部服務,一個在高雄市團管區司令部,我打電話告知狀況,他們就來了,幫忙我們調解。護教也要不同的人幫忙才行,這種事出家眾就不方便出面。

跟隨大師這麼久,佛光山全世界道場應該都跑過了,有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

成立世界佛光會之後,才跟著師父去看看。以前做朝山會舘的十年間從來不出國。跟師父出國,大家都很羨慕,其實通通是三點一線而已,就是佛光山、機場、旅館,就回來了。師父都是忙過就趕著回來,人家問去哪裡玩?沒有!有時候師父要結緣,要請客,也不是辦什麼齋的,就是在旅館煮一點麵請人家吃,大家都很高興,就這樣簡單。

但是師父生病以後,出國我們就比較擔心,有一次是去南非,師父心臟痛得叫人看了不忍,我從來沒有看過人家痛成那樣。結果回來一檢查,果然要開刀了。那次出去,就是榮總開心臟的那年。師父就是太忙,開過刀,醫生叫他不能坐飛機,可是過沒多久又坐了,他真的馬不停蹄,一直的忙忙忙。

你是從師父年輕時看到現在。

真的,師父沒有休息過,從年輕就是這樣子。睡覺起來就開始工作,同時做很多事。他吃飯也很快,不要十分鐘就吃完。他不休息,拚命做,他生病以後我們會提醒他要照顧自己的身體,跟他說:「師父你開過幾次刀,你這樣太累,應該去睡一下,不要這麼辛苦。」他就說:「要睡,以後可以睡很長。」沒辦法,師父真的太勤勞了。他那個意志和生命力,連醫生都佩服。像他寫那個「一筆字」,一寫寫幾百張,不肯停。有事去忙,忙完馬上又接著寫,我在旁邊看,勸他你不要再寫了。他說:「我要寫給人家結緣的。」還是在寫。直到最近手痛很嚴重了才暫時停下。

你從大師身上學習到很多,或者是特別感動的是什麼?

師父從來不說一個「NO」字,就是心甘情願,你找他做事什麼都說「好」,他還指導你怎麼做。他管教出家眾比較嚴,對我們在家眾都是很親切,從來不會生氣。他廣結善緣,老老少少跟他相處都很歡喜,也是因為這樣歡喜才來的。我是看到很多例子的。比如到巴黎,巴黎本來是沒有什麼信徒,後來師父去了,慢慢就有很多人來,大家就會被他感召,真的很不簡單。現在在大陸也是一樣,以前他們對出家眾很不尊敬的,因為戒律不嚴,近幾年師父去了就不一樣了,現在改變很多。

大師還有什麼計畫要做?

最近都在做學術的事,要建立人間佛教的學術定位。要把祖庭大覺寺趕快建好。已經建設很多了,還在建觀音殿、藏經樓、朝山會舘。另外還有南京天隆寺在建,這個寺完全沒有跟人家募款,就是用師父的墨寶結緣結出來的。

你覺得大師現在最大的心願,對於佛光山或是對弟子的期望是什麼?

師父希望大家能夠團結合作,這麼大的佛光山團結最要緊了。團結起來就能弘揚人間佛教,弘法五大洲。

(摘錄天下文化《星雲大師的傳承》)
  相關新聞
發願利益眾生 變現千手千眼  
【觀音月曆】千處祈求千處應 永開慈悲門  
【觀音月曆】應化無方 自在示現  
【星雲大師的傳承】珍視善緣的力量  
【星雲大師的傳承】難行更要前行  
【觀音月曆】馬頭觀音 破眾生無明  
【觀音月曆】參2019 觀自在 慈悲自在  
堅定教育的信念  
人生有法無礙  
【觀音月曆】貳 觀世音 觀照世間音聲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