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人間佛教講壇
  真 是人間最美的禮物!
  2019/2/12 | 作者:文/李利安(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 | 點閱次數:9150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Main Image


文/李利安(西北大學玄奘研究院院長)

星雲大師的《佛法真義》,一共三冊,收錄大師各種講法而成的三百多篇短文,分為「佛法義理」、「佛學思想」、「佛教常識」、「佛門行事」等四種類型,基本涵蓋了佛教文化的所有重要方面,既具有分門別類、逐一呈現的特色,又具有周全統攝、亮點紛呈的意義,同時又以舒緩幽默的文字敘說,盡顯大師直探法源、統觀全局、深入淺出的一貫風格,使讀者得以輕鬆領略佛法大海的無限風光。在這裡,大師不但批判和告別了明清以來佛教在傳承中出現的異化和偏離,而且以「讓人懂」的直下承擔,超越了理論的玄奧和概念的晦澀,將佛法的真義如瀉瓶般,傳遞給這個迷離的時代。如此深厚而溫馨的作品,飽含著大師的真誠心願,傳遞著佛陀的真實言教,契合了當今眾生的真切需求。也就是說,大師以其心願之真,上啟佛陀言教之真,下應眾生需求之真。一個「真」字,三重意境,次第相連,彼此圓融,成就了人間最美的禮物。

一、星雲大師之真心

《佛法真義》的第一「真」當屬星雲大師之真心,這是大師自出家以來,80年間一以貫之的精神本體。沒有這種「真」,就不可能發現佛陀言教之真,而不能發現佛陀言教之真,自然無法應對當代眾生需求之真,所以,大師的一片真心是這個已經偏離佛陀本懷的時代,能夠重獲佛法真義的前提。

大師的真心主要體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大師佛教信仰之真誠。在那個戰亂不寧的年代,大師順緣出家,從此獻身佛門,經過各種修行的磨礪,凝結成一生不可撼動的信仰,並因為這種信仰而重塑了現世之生命,從此,佛陀及其智慧、慈悲和力量成為大師心中的明燈,將無上的神聖與莊嚴賦予大師。信為道元功德母,這種信仰之真,為大師開啟了一個恢弘而深厚的精神世界,就成了大師獨立而堅強、清淨而自在、智慧而方便、慈悲而勤奮的慧命品格。這種信仰之真,上應佛陀之感召,下啟信眾之皈依,讓那些信仰淡漠、道心不堅的人汗顏,更讓那些以信仰為名而混跡佛門的名利之徒無地自容,特別是在經過近代以來的歷次沖擊之後,真信真修已經成為時代的稀缺,大師的信仰就更加令人讚歎。大師在〈信仰〉一文中說:「你有了信仰,才有完整的生命;你有了信仰,才有自我的靈魂。」「有了信仰,就能擴大自己;有了信仰,才能成就自己的未來。」大師之言,發自肺腑,乃一生虔誠信仰的神聖經驗之談。

二是大師救世悲願之真切。與信仰之真相伴而生的,必然是救度眾生的悲願之真。自古以來,信仰佛教者,曾經多以自我解脫為目標。特別是明清以來的中國佛教,遺忘救世之志,漠視眾生之苦,遠離社會,逃避責任,一派小家之氣,自甘消極沉淪,勇於救世的菩薩寥寥無幾。時代呼喚發願承擔救世之責的大菩薩的出現。大師在《貧僧有話要說》的〈我的發心立願〉中回憶了他一生發心的經歷,從沒有出家之前的為家庭奮鬥,到出家之後的要自我修道成功,再到宜蘭時期的發心弘道,由此認識到「下化眾生」的才是其一生的功課。

到佛光山創建之後,大師的救度之心更加真切,而且進一步地落實到所有可能遇到的具體而瑣碎的事務之中,並逐漸凝練為「給人信心、給人歡喜、給人希望、給人方便」的現實擔當,將佛教發心從無限高邁的四弘誓願轉化為真切的「四給」,體現了大師慈悲救世的一片真心。大師說,他的發心立願隨著歲月而增長,經歷了六十多年的提升過程。僅從祈願文的多次改變就可以看出大師的心路歷程,最後形成如下真誠的告白:「慈悲偉大的佛陀,請讓我來負擔天下眾生的業障苦難,請讓我來承受世間人情的辛酸冷暖!請讓我來延續實踐佛陀的大慈大悲!請讓我來代替佛陀實踐示教利喜!」這種源於信仰之真的悲願之真,令人心生敬畏。正是這種真心,才能通向佛陀言教之真義。

二、佛陀言教之真義

《佛法真義》的第二「真」為佛陀言教之真義。何謂佛陀的真實言教,這是一個千古相傳的重大問題。2500年前的佛陀通過口耳相傳留下救世之法,後經多次集結,形成日益龐大的三藏經典系統,並隨之被後代佛弟子不斷解讀,又形成各家各派的佛法系統,特別是經過不同時代、不同地域、不同人群的不同實踐,佛法的義理不但出現派系的林立,而且出現嚴重的變異,佛教的行事也日益古怪神祕,佛陀的真實言教大量被淹沒在歷史的迷霧之中,要獲得佛陀之真傳實屬難矣!正如大師所說:「佛教兩千多年來,由於個人的私見、個人的謬誤,個人的迷信,統統都藉用佛說的名義,讓佛陀承擔了這許多的邪見、虛妄,實在違背了佛陀的本懷。」另一方面,佛陀的真實言教經歷了從簡單到復雜的轉化,最終沉浸在龐大而精密的理論建構之中,並通過古代的漢語翻譯而包裹在浩若煙海的經典海洋與艱澀古怪的文字之中。歷代講經又多以科判與文辭鑽研的方式不厭其煩地展開闡釋,入微之處,層層疊加,支離破碎;統攝處條分縷析,體系嚴整。然而,義在雲霧之後,悟在玄幻之間,佛陀的真實言教慘遭遮蔽。大師多次強調,古老傳世的很多經教,文辭艱澀,義理玄奧,一般人難解其義,而「聽不懂的佛法再高深,再精采,只是束之高閣的裝飾品,對生活品質的提高毫無意義」。

星雲大師揭示佛陀的真實言教也正是從這兩個方面展開的。從第一個方面來看,大師一生不遺餘力地糾正對佛法的誤解,《佛法真義》最大的特點就在於揭示佛陀言教的真實之義。大師在這面的用功,可以分為以下幾個方面:其一是基礎教義方面的真義揭示,在這方面,既有對傳統解釋的進一步完善,如對中道、四諦、四無量心、四攝、四依止、四法界、三世因果、十二因緣等的闡釋,也與對傳統解釋的超越,如對於苦、空、無常、無我、因果、五蘊、四大、涅槃等的解讀,都具有顛覆古來解釋的意義,展現出一種全新的意境,讓灰暗轉向光明,從悲苦與消極中萌生出積極的力量,給生命指出了無限的生機。其二是佛教儀軌與制度方面的真義揭示,這方面也可以看到既有對傳統解釋的進一步完善,如對於皈依、五戒、四威儀等的解釋,也有對傳統解釋的超越,如對八關齋戒、八敬法、沙彌十戒等的解釋,還有一些新開的概念,如五和、男女平等、佛光戒本等等。其三是實踐方面的真義揭示,也是既有完善傳統解釋的,也有超越傳統解釋的,如對殺生、放生、求籤、棒喝、苦行、夏安居等的重新解釋與全新倡導,更有創新的實踐推廣,如環保、十修、四給、臨終關懷、問政而不干政、人生禮儀、三寶節、佛學會考、檀講師、佛化婚禮、滴水坊、大學教育、短期出家等等。我們無法對300個條目進行準確的分類,但我們可以看出,星雲大師既有對傳統的繼承,並針對現代社會進行新的闡釋;也有對傳統的批判與超越,從而回歸佛陀的本懷並適應當代社會的需求;更有在符合佛法基本精神基礎上的創新,從而出現很多新鮮活潑的佛法概念和大眾喜聞樂見的行事展開。

從第二個方面來看,星雲大師認定,那些遠離大眾的玄理一定不是佛陀的真義所在,再美妙的理論只有告別玄虛與艱澀之後,才能走進民眾的內心和生活,而只有走進民眾內心並在生活中發揮作用的法,才是佛陀的真實義。特別是隨著科學理性等現代文化的盛行,社會生活的快捷與擠壓,佛教面臨的挑戰空前嚴峻,在這種背景下,那些精深晦澀的佛教理論、復雜難明的佛法概念,即使是佛教學說體系建構過程中曾經的必須,而在今天看來,已不再成為佛陀言教的真義所在。只有在領悟佛陀本懷的基礎上,超越這些玄妙的理論與艱澀的概念,真正能為大眾所接受的佛法,才是佛法的第一真實。星雲大師一生都在努力讓人家懂得他所說的佛法。大師曾經說過:「弘揚佛教教義的時候,不但要契理,更要注重契機,讓眾生都能同蒙甘露法味的滋潤,而聞法的人也要修學適合自己資質的法門,努力和佛法相應,才能契入佛法的智慧大海。」這是一件非常艱難的工作,大師曾經慨嘆:「講經說法,給人不懂,是很容易的;給人懂得,那是千難萬難啊!」大師所言極是。《佛法真義》的真,一個很重要的體現就是實現了佛法的通俗易懂與明朗暢達,掩藏在艱澀概念中的義理再次鮮活起來,掙脫玄奧捆綁的佛法從灰暗中走進人們的生活。

三、當代眾生之真情

《佛法真義》的第三「真」為當代眾生之真情。所謂當代眾生之真情,包括客觀上的生活情境和主觀上的真實情感。星雲大師發願負擔天下眾生的業障苦難,承受世間人情的辛酸冷暖,正是這種承擔的願力,支撐並引領著大師上求佛法真義,下應眾生之機。沒有對眾生之機的透徹觀察和深切體驗,就不會有佛法真義的準確揭示和妥當傳遞。《佛法真義》的真,飽含對當代眾生真切需求的觀照和應對。正是這種真,才最終驗證了佛法義理的真,進一步彰顯了大師心願的真。

星雲大師曾經說過:「經文說法大眾化,佛陀早有指示,所謂「契理」以外還要「契機」,契理容易契機難。……最重要的是講經說法讓聽者聽了以後,得到實用,讓佛法與他的生活有關,與他的身心有關。」所以,他認為,「作一個弘法者、不但要具備了豐富的佛法,而且要明白各地的民情風俗。對一些不同地域、不同語言、不同知識、不同年齡、不同性別的男女老少,在你一次佈教說法以後,給大家都能接觸到佛光,獲得法喜,這是不容易的,這是那些談玄說妙自以為博大精深的人所不能勝任的!」那麼,當代眾生的機又是什麼呢?對此,大師有非常通透的了解。總體上看,當代眾生的真實情境,是物質文明高度發達之後物欲的持續膨脹和生活的繁忙,是科學占據主導地位之後依然揮之不去的災害與生命的困惑,是政治日益清明的同時廣泛存在的人際緊張與生存煩惱,是文化繁榮的背後潛伏著的精神空虛和道德缺失。所以,從生命本真的角度來觀察,當代眾生的真實情感,是對生命尊嚴的維護,是對生活幸福的追求,是對精神快樂的期盼。總之,當代眾生之真情,就是要告別迷茫、孤獨、焦慮、擠壓、偏狹、怨恨、敵對、自私、貪欲、散亂、怯懦、恐懼、自卑、陰暗等生命的痛苦狀態,祈願清醒、獨立、安詳、舒緩、自信、勇敢、積極、善良、超脫、陽光等生命的美好境界。

星雲大師對當代眾生的真實情境和真實情感有清醒的把握,所以深知當代眾生的真切需求,這是大師智慧與慈悲的體現。1990年11月28日的日記中說:「深入淺出的闡釋義理,能讓童叟都聽得懂,是我演講追求的目標。因佛教是屬於大眾的、社會的、群體的,能為大家接受,才是大眾需要的佛教。」正是基於這一基本定位,大師才能探尋到當代眾生真正需要的佛法,從而能超越義理的精深玄奧而走向說法的簡潔明了,超越文字的艱澀古板而走向言談的清新活潑,超越遠離生活的理論建構而走向現實的生命需求,超越消極沉悶的負面情調走向積極陽光的精神氣象。所有這一切,與其說是在揭示佛法之真義,不如說是在應對當代眾生之真情。所以,《佛法真義》從頭到尾充滿了當代眾生之真情,無處不流露著大師上啟佛法真義、下應眾生真情的一片救世真心。

如果說「佛法真義」之「真」體現了「佛說的」,那麼,眾生真情之「真」則體現了「人要的」。因為是佛法的真義,所以必然具有清除汙染的淨化之功,即「淨化的」;因為應對眾生的真切需求,所以,必然通向善與美的境界,即「善美的」。可見,《佛法真義》與星雲大師所說的人間佛教四個標準也是完全一致的,即:佛說的、人要的、淨化的、善美的。

總之,《佛法真義》,以真心為體,以真義為相,以真情為用。真心出於星雲大師,乃大師真誠的信仰與真切的救世悲願;真義源於佛陀,乃穿越千年的佛陀本懷和褪去玄奧裹挾、擺脫傳承異化的人間佛法;真情藏於眾生,乃當代民眾的真實情境和真切訴求。一「真」三分,彼此貫通,不可分割,由此成就三冊一體的《佛法真義》。正是因為這種內涵豐富的「真」,《佛法真義》成為一部劃時代的佛法寶藏,不但是人間佛教輕鬆快樂品格的典範,也是人間佛教思想的集中呈現,更是人間佛教實踐的指南。藉助《佛法真義》,人們可以輕鬆地走進人間佛教,人間佛教也可以順暢地走向現實生活。

  相關新聞
星雲大師.佛光山.人間佛教 ──人間佛教既古老又全新(三)  
星雲大師.佛光山.人間佛教──人間佛教既古老又全新(二)  
星雲大師.佛光山.人間佛教  
危機社會 風險人生──媒體人素養(下)  
危機社會 風險人生──媒體人素養(上)  
當代人間佛教視域下的佛法再思考與再詮釋 星雲大師《佛法真義》讀後(下)  
星雲大師《佛法真義》讀後(上)  
人間佛教之人間化、現代化、生活化  
佛法真義.生命導航  
人間佛教 在當代社會發展的兩個向度(下)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