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小人物大啟發
  認識長照2.0 民間開發桌遊
  2019/1/15 | 作者:李祖翔 | 點閱次數:507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 滕西華(右)從事身障服務23年,深知失能者家庭的苦,希望這款桌遊可以幫助大家提升照護品質。圖/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 身障聯盟開發全台首款長照2.0桌遊。圖/身心障礙聯盟提供
  • 桌遊人物取材自真實個案。圖/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文/記者李祖翔專題報導

「阿湯哥的狀況怎麼才2級?」長照服務第2級以上才有請領資格,但令許多專家納悶的是,身為原住民、身障的雙弱勢阿湯哥,住在屏東部落,53歲,中度智能障礙,人際互動與溝通有困難,罹患雙眼白內障、阻塞性肺炎、下肢肌力不足、平衡度差,無法自理生活及就醫,獨居且經濟貧困,「怎麼會被核定症狀最輕?核定標準到底是什麼?」

一群來自民間團體的長照專家,進一步研究負責核定的「照顧管理專員」究竟了解多少身障者的訊息?結果發現在90小時的培訓過程中,只有2小時對於身障者的認識,他們戲稱:「說是地表最少時數不為過。」身心障礙聯盟祕書長滕西華說,身障者比一般人老化年齡早,40歲以上邁入老年,而現有117萬身障人口中,35歲身障青年5年後都要進入長照2.0的服務體系,但屬於亞健康或輕度失能的他們,沒有任何管道認識長照,突顯政策的混亂與宣導不足。

「會不會是我們太悲觀?」專家希望不是自己太杞人憂天,也許還有很多人足夠了解長照,然而,一番調查後,得出全台只有30%的民眾聽過「長照2.0」,不到10%了解內容,這10%還是體系內的專家。去年滕西華也主持一場媒體餐敘,當衛福部長出題考較:「長照專線是幾號?答對的有賞!」沒有人的答案是「1966」。為此,障盟決意耗時10個月,開發全台首款模擬長照2.0的桌遊。

遊戲刺激思惟 反思政策

遊戲一推出,民間團體、保險公司、學校和長照社群都要認購,「原來這麼多單位想了解長照2.0。」一位正接受服務的80歲爺爺也來電,把現行長照服務對他沒用的抱怨一吐而盡。滕西華說,長照2.0最主要問題就是未整合,類似項目太多,聽起來是可以福利擇優,事實是紊亂,即便申請也不能確定服務對自己有幫助,「若家屬沒有概念,更難與專業人員溝通。」

這款桌遊能認識大部分長照2.0的申請資格、判定狀況、福利制度,人物設定從第2到第8級共7名真實核定的個案,包括身障者、高齡者、原住民,不同年齡與性別,讓玩家觀察他們的需求,思考預算如何花用最符合效益。特別的是,桌遊蘊含許多激發思考之處,如阿湯哥沒有行動不便,若提供拍背、翻身的服務,對他的意義不大反而浪費錢,「這也反映民眾錯選服務項目的現象」。

滕西華說,玩桌遊的時候會有很多想法跑出來,這是好事,如此對政府制定的政策才有感,也才願意去監督。遊戲中有「擲骰子判定服務是否對患者有效」的設定,若無效,身體機能逐漸惡化,導致遊戲結束;還有預算用罄可預支下月補助額度,這也是長照2.0的政策之一,此外服務期間,可能遇到居服員出車禍、被服務者忽然住院等意外導致服務中斷,種種狀況同樣會在遊戲中出現。

改善弊端 照護品質提升

「桌遊不只在介紹長照,還點出很多大眾需要知道的概念與弊端。」滕西華說,長照未必都是針對臥床者,如阿湯哥,他需要交通接送回診、復健以提高健康機能,要建立家庭與社交關係、讓他心情舒適,連照顧他的人都要被考慮是否獲得喘息服務的支持;在弊端上,長照看似能列出患者的照顧清單,可是評估與服務是各自分開的,居服歸居服,送餐歸送餐,若有失智要自己去失智照顧中心,家屬自己去喘息服務中心,「沒有一個案例是這些機構一起討論:輔具對失能者有效嗎?服務讓你舒服嗎?」桌遊的進行卻需要玩家彼此合作,倘若有人一意孤行,結果就是預算花光或患者病況惡化,藉此提醒改革的方向。

聯盟開發的桌遊沒有拿政府補助,一套成本1200元,卻定出捐款給聯盟800元就送的方針。「為什麼做虧本的事?」滕西華說,對於倡議團體,「該做的事就要做,哪怕得不到政府支持。」

滕西華從事身障服務23年,是社工師也是照顧者,她與老五老基金會、畢嘉士基金會、中華聖母基金會、罕病基金會等提供照顧服務的專家一樣,深切體會失能者與家屬的無助,希望這一款合作開發的桌遊可以幫助大家了解狀況,提升照護品質。

  相關新聞
視障心理師 6色眼鏡看世界  
配速員 為跑者而跑  
認識長照2.0 民間開發桌遊  
院民家屬 勸募助寒士團圓  
創辦社企 引薦脊損傷友就業  
教做生命書 傳承人生智慧  
不一樣團隊 掃出公車清淨地  
出版商業務 解說繪本 傳遞正念  
細胞入畫 滿滿的療癒能量  
真誠關懷 陪伴老有所依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