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訂閱電子報

首頁
     副刊
  不試一試怎麼知道?
  2018/11/8 | 作者:文/廖玉蕙 | 點閱次數:10772 | 環保列印
字級: 大字體 一般字體 小字體
  文/廖玉蕙

1.試一試當「奶奶」

正在書房中審查計劃案,姊姊海蒂忽然推門進來,雙手奉上一張紙:「奶奶,送給妳兩顆愛心。」

紙上果然是用原子筆畫的兩顆心。這娃兒奇怪,今午從一進門開始,便一直管阿嬤叫「奶奶」。阿嬤問:「海蒂為什麼今天不叫我『阿嬤』,卻叫我『奶奶』﹖」

她慎重其事地解釋:「阿嬤就是奶奶,阿公就是爺爺,婆婆就是外婆。」後來才知道,昨日來時,阿公跟她讀故事書,書裡出現「奶奶」的角色,阿公特別跟她解說這兩種不同的稱謂。

她忒愛「奶奶」的稱呼,每次叫、每次發笑,阿嬤說還是叫阿嬤吧,習慣些。她不管,直到臨走在電梯內說再見時,猶然大聲笑說:「奶奶再見!」阿嬤被實驗試著當了一整晚的奶奶。

夜裡,雙姝走後,阿嬤獨坐書房電腦前做功課,不時低頭看見鍵盤旁邊海蒂送的兩顆心,不管是當阿嬤還是試一試當奶奶,都感覺好窩心、好幸福。

2.沒試過,怎麼知道不會?

陽光柔和,秋風徐徐,阿公、阿嬤帶著二姝出門逛逛。

雖然沒啥創意,依然沿著長長小路走去,看花、看草、抬頭尋小鳥、和電信局前方站立的兩隻小熊擁抱打招呼,在蜿蜒的小水道旁沾沾水;然後,阿嬤帶著姊姊過街去買冷熱點心各一碗,一碗芋圓豆花、一碗紅豆花生小湯圓。妹妹跟阿公坐在轉彎處的木椅上歇息等著。回程時,姊姊堅持幫阿嬤提一碗涼的,阿嬤自己提熱的。過街和阿公、妹妹會合,再循長長小路回家。

小路上,妹妹爭取也要幫忙提一碗。阿嬤手上的熱騰騰,商請姊姊讓出手上的冷豆花。姊姊不肯,妹妹大哭。阿公、阿嬤一再遊說,妹妹成功從姊姊手中取到一袋;輪到姊姊眼眶紅了,賭氣站在原地生氣。

阿嬤讓阿公帶著妹妹先走,苦口婆心向姊姊動之以情,說之以「分享」的道理,都沒用;阿嬤氣得作勢要先走,姊姊傷心哭了。

阿嬤說:「因為妳長大了,所以阿嬤帶妳去買豆花,讓你選最愛的芋圓﹔請問妹妹有沒有得選﹖」

「沒有。」

「從店裡到小路,豆花原本是誰提的﹖妹妹提過沒﹖」

「沒有。」

說到這兒,她肯往前走了。阿嬤一路繼續說:

「妹妹剛剛跟阿嬤去洗頭,洗髮店的阿姨送她一包餅乾。我想打開給她吃,她捨不得,說是要拿回家跟姊姊分享。她那麼愛妳,現在只是要求妳把豆花讓她提一段路妳都不肯,妳覺得這樣對嗎﹖」

「她又不會提﹗」姊姊委屈地反駁。

「她又還沒提過,妳怎麼知道她會不會提﹗」阿嬤曉以大義。

她往前看,看到阿公跟妹妹的背影,找到證據似地說:「妳看﹗妳看﹗妹妹根本就不會提,豆花現在又換阿公提了。我就知道她沒有『能力』嘛。」

「就算妳現在證明了她沒能力,她沒提過之前自己都不知道,一定要提過以後才曉得呀,所以,才需要讓她試一試提提看啊。」

姊姊低頭不語,我們默默走著。一會兒,她抬頭問:「那回去之後,我能試一試吃她的餅乾嗎﹖看看好不好吃。」

3.你也要試一試啊!

下午,這期的《小太陽》來了,正好爸媽也來了。媽媽陪著二姝坐客廳地板上玩《小太陽》裡頭的翻牌遊戲,憑記憶翻出最多兩張一樣牌的人贏。諾諾老是拿不到成對的牌。一局結束,她彎著身子,小手奮力大幅度洗牌,然後跟媽媽說:「我們來把它混一混,看會不會比較平均﹖」阿嬤、爸拔跟媽媽統統吃了一驚,難道她以為她輸了是因為發牌不均?是誰灌輸她這種人間的狡詐手法的?

她邀請爸拔一起來玩這個翻牌遊戲,爸拔邊滑手機、邊敷衍她說:「不要,這遊戲太難了,我不會。」諾安慰爸拔:「沒關係啦,你也要試一試啊,總是會有機會翻到一樣的牌啦。」我覺得她看似在安慰爸爸,其實是在鼓勵自己。

4.試一試,叫阿嬤有沒有用?

阿公帶出去買畫冊的兩個小人兒按了門鈴回來了。阿公張羅了讓她們在客廳裡吃剛剛買回的蘿蔔絲餅,便到後陽台收衣服去了。阿嬤持續在書房電腦上跟學生筆談。兩人談得正開心,客廳裡的兩個小孫女囉哩囉嗦喊:「阿嬤,幫我們倒牛奶好嗎﹖」阿嬤咿咿啊啊亂敷衍,雙手繼續敲鍵盤。

幾分鐘後,阿嬤彷彿聽到有人嘆了口氣說:「阿公叫我們有事請阿嬤幫忙,阿嬤根本就不聽,有什麼辦法﹖」聲音絕望。阿嬤顧不得筆談,衝出客廳問剛剛是誰說阿嬤都不聽的?姊姊指著妹妹說「諾說的」。妹妹很大器,踞坐著,嘴角都是蘿蔔絲餅屑,重複說:「叫阿嬤沒有用的。」阿嬤說:「誰說沒用,我這就去。」

阿嬤端了兩杯牛奶出來。姊姊接過去一杯,另一杯阿嬤遞給妹妹。妹妹露出錯愕的表情,指著桌上的杯子說:「我已經有啦!剛剛阿公幫我倒了。」阿嬤問:「那你哇哇叫什麼?」妹妹笑笑沒說話,把桌上的杯子拿起來喝,遮住了整張臉。喝完,接著說:「我只是試一試,看叫阿嬤有沒有用啦。」

5.不會的事怎麼辦?

從台北回台中老家的次日早上起床,小朋友正吃水果、麵包當早餐。姑姑打開冰箱說:「諾,冰箱裡還有你昨晚吃剩的蛋餅。」

諾很驚訝回說:「奇怪,蛋餅怎麼跟著回台中來了?它跳啊跳的,推開門,自己打開冰箱跳進去嗎?」姑姑看了看冰箱內的食物說:「我來煮個麵線吧,有沒煮的乾麵線。」諾問:「麵線也躺在裡面啊?」

海蒂取過一瓶剛買的盒裝牛奶,請正忙著洗水果的阿嬤幫忙開。阿嬤跟她說:「這件事我不在行,找姑姑,阿嬤最不會開這種盒子。」在一旁的諾又來了:「你都沒試,怎麼知道不會?你要試試看啊。」這話好孰悉,似乎是阿嬤常跟她說的,這傢伙正以子之矛攻子之盾。

阿嬤被說得不好意思,只好左扭右旋地,終於旋開了。諾諾很欣慰,說:「看!這不就打開了。」阿嬤機會教育問:「所以,不會的事應該怎樣?」阿嬤以為她會回答:「所以不會的事要試一試,才知道其實很簡單。」

但是,諾追根溯源搶答:「不會的事就可以找阿嬤幫忙。」♣

  相關新聞
【時光重逢】愛在雨豆樹的城市  
【浮生行吟】 電話,打不打?  
【11-12月主題徵文--當風吹過的時候】 起風  
【分享時刻】 是選擇,還是安慰劑?  
當我倒走向前  
【燈塔街】標本  
【詩】再見了,親愛的爸爸──觀佛朗明哥舞劇「沙蕾妲的傳說」  
【親情的溫度】毛衣  
藝文訊息--十一月詩的復興現代詩講座  
【朗讀生活】驚嚇也是一貼藥  
 
   

全版電子報紙

搜  尋

關鍵字


廣  告